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蒙古族弹拨乐器"火不思"的传世历史和相关记载

蒙古族弹拨乐器"火不思"的传世历史和相关记载

2022-08-15 18:51:07

    火不思,蒙古族弹拨乐器,发现于元代,盛行于明代。清朝时被纳入国乐,清朝后失传,建国后重新发展成功。

 
  火不思这个词是突厥语“qobuz”的音译,大约在唐朝时从中亚传入中国。又称浑不相、合必斯、呼不斯、琥珀词、乌不斯、呼不斯、呼不斯(均为蒙古语音译,意为秦)。人们称它为胡或浑部。流行于内蒙古自治区、河北省和甘肃省北部。四、弦、长柄、无味、梨形音箱,在明代相当受民间欢迎。
 
  传世历史
 
  火不思历史悠久,出现于公元前1世纪初,是古代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共同创造的一种弦乐器。
 
  关于火不思,民间有一个很美的传说:西汉元帝年间(公元前49-33年),南郡秭归(今湖北)的王昭君被选入宫中。汉景宁元年(公元前33年),阿提拉·呼韩邪单于来到长安拜见汉武帝。汉元帝以礼相待,表示要做丈夫。王昭君自愿嫁给匈奴,于是汉元帝答应了昭君,呼韩邪单于把昭君封为“胡宁阏氏”。去匈奴的路上,王昭君骑在马上弹琵琶。她的故事成为后来诗歌、小说、戏曲、说唱等的流行题材。,而且画中还有王昭君马上弹琵琶的画面。匈奴时期,王昭君演奏的琵琶深为胡人所珍爱,并加以模仿制成新的乐器,粗糙不像,故名“浑不像”。宋代颜瑜的《桌上烂谈》(卷)记载了这件事:“王昭君的琵琶不好,但胡人重修,形制小。昭君笑曰:‘不像。’今天,讲和是个错误。"
 
  宋代陶《辍耕录》载:“达达器械浑。”火不思的形象最早见于唐代古画。1905年,在新疆吐鲁番以西的昭哈和屯(此处为古代高昌地区),出土了一幅9世纪初的唐代高昌古画,画中“一个小孩手持一件长颈、勺形、一侧有四弦轴的弹拨乐器”。可以看出,早在唐宋时期,火不思就已经流行于我国西北广大地区。新疆柯尔克孜族的Komz和云南纳西族的苏古都,外形和名字都与火不思相似。它们属于同一种乐器。
 
  相关记录
 
  火不思的名字和形状只出现在元朝的历史记载中。《元史·礼乐》(卷七十一)载:“火不思,制如琵琶,直颈,无滋味,有小槽,圆腹如半瓶,皮为其面,四弦皮,同孤柱。”《琵琶异事表》载:“袁志,天乐一号有火不思,制如琵琶。金山陕西中州打琥珀字,盖转'火不思'。”这种乐器在元朝蒙古人建都北京时就被列入了民族音乐。它经常在盛大的宫廷宴会或皇家宴会上演奏。后来流传甚广,盛行于中原,山西、陕西、河南等地的汉人也很喜欢。
 
  朱元璋灭亡元朝后,蒙古的许多风俗习惯都被明朝继承下来,比如武术中的“射柳”,以及会见官民的礼节。但是火不思并没有进入民族音乐,继续在蒙古族中流传,起到沟通蒙汉民族文化纽带的作用。
 
  15世纪中期,蒙古的瓦拉部势力强大,明朝朝廷赐给瓦拉汗的礼物中就有火不思。明英宗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在“民变”期间,俘获英宗的瓦拉首先特别擅长音乐。他宰了马,设宴招待英宗。然后他打火不思自己唱了一首歌,命令身边的蒙古人一起唱,这在《明英宗实录》中有记载。
 
  明代沈德福《万里叶》编:“今乐器中,有四弦圆颈者,北方人最善奏。他们共同的名字是胡博词...这个班里马上被打的那些。”
 
  明代沈崇绥《杜曲注》载:“明代北调伴奏乐器中有筝、浑部……”
 
  在北京中国美术学院音乐学院中国乐器博物馆里,收藏着一件明代的传世火不思(图片)。通体红木,全长83.5cm,腹宽12.5cm,共鸣箱呈半葫芦状,下部覆以蟒皮。钢琴是平顶的,没有任何装饰,弦槽后面是敞开的。左侧横放四指,颈细而长。表面光滑无味。钢琴是竹子做的,有四根丝弦,琴背雕刻精美。这架钢琴工艺精湛,外形美观。
 
  到了清代,蒙古时装再次盛行。这是因为在清朝(称后金)入关之前,满族文化受蒙古文化的影响很大。清朝入关后,除了继承以汉族为主的中原文化外,有意识地提倡满蒙文化,所以元朝的很多风俗又兴盛起来。清朝的蒙古族音乐被列为国乐之一,在正月初一、正月十五、木兰游览时演奏。据《清惠典》插图记载,“火不思,四弦,细如琵琶,梨花槽带桐柄,半担蟒皮,柄下腹部有罗纹,如芦结,长二尺七寸三分。”还有《清续文献通考》火不思制如琵琶,直颈无味,皮为面。此时的火不思是蒙古族乐番布的合奏乐器之一。《清代音乐会,音乐系,若言乐迷合奏》包括:“用云影-箫-笛-管-笙-胡琴-琵琶-三弦-月琴-二弦-滚筝-火不思-拍板等。”陕西梆子(又称西洋调)在清代使用火不思作为伴奏乐器。民国初年,内蒙古东部的喀喇沁宫乐队还在使用火不思。火不思也用于民间器乐合奏,至今仍在河北易县东韩村樊氏圩的演出中使用。
 
  传统的火不思,形似饭勺,琴杆较长,共鸣箱较小。由于音箱上覆盖了一层皮膜,所以音色富有草原风味。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