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徽州木雕的个性特征有哪些

徽州木雕的个性特征有哪些

2022-07-24 21:26:53

   徽州木雕、石雕、砖雕善于处理原材料的原色,既能融于整个建筑之中,又能像水墨画一样清新淡雅,尤其是木雕艺术,对仿古建筑来说更是锦上添花。徽州木雕作品可画性强,允许雕刻深度在平面上变化,整体感强。

 
  共建文化空间
 
  徽州民居大多依山傍水,将民居建筑与其环境视为一个整体。所以,无论是人们选择的自然环境,还是人工配置的景观花木,总是和建筑、雕塑、装饰一起,成为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文化空间。
 
  在房屋的前庭或庭侧布置小庭院或花园,装饰花坛、水池,种植花木、盆景。粉墙以砖雕、石窗,或长石桌、石凳为装饰,配以小品,使建筑、景观、花木融为一体,庭院小,颇有园林之趣,体现了建筑的有机功能。
 
  特别突出的是白墙黑瓦马头墙,层层叠叠,高低不一,长短一致,轮廓分明。这些特点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同时也是木雕中景物浮雕的蓝本。甚至人物活动的木雕,其布景,也借鉴了徽州园林的模式。
 
  山区的形象和魅力是美丽的。
 
  木雕上还有松、石、云、泉、奇花异草,是典型的山区意象。具有徽派版画、徽派盆景、造型的特点。
 
  无石无松,无奇不有(黄山有松,平顶,枝中种龙,青翠奇貌)。
 
  千变万化的云海,铺展深谷,羊群覆盖险峻悬崖,“妙在不是海,而确似海”,把奇松怪石做得千姿百态,披上魔巾。
 
  黄山巧石,或具象或抽象,形似人、物、鸟、兽,皆在崖顶。活泼的黄猴、松鼠,以及具有皖南山区特色的鸟兽虫鱼,就像一场鸟兽云集的音乐盛会。
 
  虽然全国各地的花都差不多,但在不同的环境和地点,都能表现出地方特色。
 
  即使是戏剧等人物的动态形象,高大豪放的人物在徽州木雕中也很少见。即使是剧中的北方人和雕塑家,一般也设计得很矮,不失江南人的美和韵味。
 
  徽州木雕的个性特征
 
  徽州木雕的个性特征在刀雕形象中可以得到充分的体现。我们应该感谢那些默默无闻的工匠,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艺术遗产。
 
  徽州木雕作品可画性很强,从正面看作品最好。各地的一件或一组贡品在一个平面上,采用正刻的方法。根据画面的结构,逐渐增加层次加深。
 
  它们的造型受制于雕刻材料的实用板面,处理层次基本在允许雕刻深度的平面上变化,因此整体感很强。
 
  从雕刻和装饰的角度来说,安装也是有技巧的,注意观察角度。蕾丝的配置不能放在同一个平面上,层次丰富,在统一中求变。
 
  形式美和装饰很难分开。
 
  充分利用生产条件和材料材料,表现出组件的高度通用化和美化。
 
  如龙、凤、麒麟等。在传统题材中,花卉中各种花卉的个体图案,在两个方向上是连续的,在四个方向上是连续的。
 
  民间双喜、长寿、万字、八股文、回文的主题,以及力士、神仙佛、罗汉等动态意象。在人物主题上,赋予美好吉祥的含义,应用于建筑装饰的各个部分。
 
  但艺术作品中的装饰,不应该简单理解为点缀花草,它的实际内涵是很大的。艺术作品好的内容要用完美的形式表现出来,形式美和装饰是很难分开的。即使是现实主义的作品,本身也具有装饰性。
 
  人比房子大,人比山大。
 
  徽州民间木雕艺人还善于用夸张的人物造型,如闪电等,固定和提炼他们熟悉的视觉形象,并运用到雕刻中。
 
  徽州木雕的装饰处理对所表现的形象给予了高度的概括,并伴有变形技法。尤其是中国的戏剧、小说、民俗、故事等题材,其作曲技法与舞台布景、道具、人物活动非常相似。感觉像是话剧的特写镜头。
 
  人和环境以简洁的方式表达,经常使用象征和夸张的方法。
 
  为了突出重要的部分,往往人比房子大,人比山大。一个房间里伸出一两个脑袋,满屋子都是。
 
  把不同种类的东西结合起来。
 
  民间雕塑家通过观察,总结,运用想象力,收集其美好的部分,创造出理想的东西。
 
  徽州木雕还善于把理想的东西和现实的东西结合起来。处理理想的东西有现实的基础,处理现实的东西有理想的意境。
 
  比如木雕的民间题材是“龙虎跃”、“麒麟送子”。注意气势,老虎像苍蝇一样飞奔,身体的腿部和两侧都安装了“火焰”的意象,给人一种飞翔和迅捷的感觉。
 
  从一个美好的愿望出发,把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甚至两种生活中兼容的东西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视觉形象。
 
  此外,常见的徽州木雕将不同种类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如人物、花鸟、山水、珍宝和古代珍宝、几何形状等。同一个画面上,但主次分明,各司其职,富有民间风味和装饰性。
 
  带着岁月见证的古意。
 
  徽州木雕的艺术价值不仅仅是徽州古建筑工程中的一件装饰品,更是一件可以独立存在的完整艺术品。
 
  无论是砖雕、石雕还是木雕,虽然是民居建筑和附属于建筑的构件,如门套里的砖雕、天井周围的山水、花鸟石雕,或者是窗扇下板、檐条、沿屋沿的麻雀等有主题的木雕,在楼板上,都是独立的绘画,都是完整独立的艺术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古建筑的变迁,这三件雕塑仍然可以作为艺术品安装在现代的大厅和装饰过的客厅里。它们有着被岁月见证的古意,有着深厚的民间艺术色彩,用美陶冶和启迪着观者。
 
  鲜明的汉风和唐韵
 
  所谓‘汉唐气度’。徽州木雕的特殊性是由徽州的“小气候”决定的。徽州木雕的热情和向上的风格与区域经济生活的繁荣是合拍的。木雕构图饱满,画面讲究张力,人物形象生动,雕刻粗犷,运动性强,具有神雄、奔放、古拙的艺术风格。
 
  在文人画圈里,人物画在宋代以后衰落了,到了明清时期更加沉寂。很多人物作品造型能力较弱,呈现出一种类似当时明清小说戏曲的柔弱病态美。徽州木雕表现出一种健康快乐的审美情趣。但民国以后,随着徽商的没落,木雕中那种自信的艺术感突然消失了。从民国乾县的木雕群画《耕织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差异。构图受限于西学的比例和透视关系,十分精致细腻,掩饰不住优势丧失的无奈。
 
  完整的概念设计
 
  徽州木雕有着高超的整体设计方案。每栋民居建筑的木雕内容和风格都有明显的创作倾向。以四个清代民居为例:
 
  一座清代大盐商所建的“诚至堂”,额头刻有唐肃宗宴官图,前堂元宵百子闹,歌门门上刻有八仙,下端刻有福、爱、寿、禧四星。左右侧门由两个布币组成,形似“上”字,有三个建筑构件:梁强、月亮、缺梯。大厅后,雕刻着郭子仪的尚寿和九世同居的照片。整个设计充满了金色和银色。
 
  另一幢清代民居,16间雕花天井隔断,是一组以诗词教学为内容的唐诗木雕画。东、西麻雀为魁星殿斗,月亮之桂,四个窗板分别刻为官学、社学、书院、私学。一眼就能看出,它们是文人的住所。
 
  有一个清代的小居民楼,里面的地下刻着一套完整的二十四幅二十四孝图和四个爱情图。雀替、板象心也是仁、孝、善的题材,如麻姑上寿、和谐二仙等,表现了原主人的孝道情怀。
 
  季尚庄胡适故居,清末建筑,有10幅兰花图,刻在前后进门房的门墙上,刻在平板上,还题有“兰花为王之冠,不与草争”的诗句;下裙是空白的,没有任何雕刻。这栋居民楼的雕刻,凸显了主人的儒雅脱俗。
 
  粗体组合布局
 
  抓住最能代表人或事的特点,手段简单,给人一种不费吹灰之力的艺术感觉。在处理剧情构图时,我们往往会遵循汉代壁画、石头、画像砖的整体风格和趣味,在安排戏剧事件时,我们会在一块小木板上雕刻许多人物,这些人物可以展示不同空间的全过程。比如关公的《送小姨子》和赵匡的《告别静娘》可以出现在一部作品中。
 
  巧妙的光影造型
 
  徽州民居为内向型结构,中间天井四周的天窗和灯光如同井口,是欣赏木雕的固定光源。几百年来,在同一个光源的制约下,大部分突出的人物都是上面挖得深,而表面的三分之一部分很浅。雕刻人物的头、手、胸,在散光的投射下,使人物难以塑造,产生移动的错觉。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