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单雄信临死前,为何只有李勣一人救他?

单雄信临死前,为何只有李勣一人救他?

2022-07-23 16:30:48

    单雄信,曹州济阴县人,隋末唐初名将

 
  在瓦岗出生的隋唐英雄中,只有秦琼和程咬金不离不弃。即使是唐朝的开国元勋,他们至少也分为三派:帮助李处秦的将领,而在元吉列出的待杀将领名单中名列第一。玄门之变前,李世民曾向李勣和李靖求爱,但两人表示绝不参与;没有确切的史料证明秦琼是在玄武门前杀的,但是程咬金的墓志铭说明他在弟弟横冲直撞的悲剧中确实贡献很大。
 
  桃园三愿学,不如瓦缸一香。其实瓦缸的英雄们从来不烧香,结拜为兄弟。他们来自不同的阵营。在加入瓦岗之前,他们互相争斗。于是,在单雄信被抓后,只有李勣以自己的全部功勋和封号要求单雄信命,而魏徵、秦琼和程咬金的态度,在新旧唐书中都没有明确记载。
 
  两本唐书中没有魏徵和秦琼程咬金求情单雄信的记载。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也是正史和言情小说的本质区别:秦琼或许已经放下了过去的恩怨,保持了沉默。很难说程咬金会不会要求杀掉单雄信为死去的哥哥报仇。
 
  在我们今天提到的五位瓦岗军英雄中,魏征和单雄信、李勣主动加入瓦岗军,而秦琼和程咬金则是不得已加入瓦岗军:“李米战败,不得不被杀,包书带着剩下的人附沛仁济。惠带着戒严令到投降,让宝叔高兴得以为是在自己的帐篷里骑马,在那里呆了很久。”
 
  严格来说,秦琼与魏徵、单雄信、李勣等人是有仇的——在李密率领瓦岗军围歼祁县,镇守河南道准备活捉大使张须陀的时候,是张须陀手下的大隋朝六品建筑队长,李勣、单雄信。
 
  魏征和单雄信,李勣很早就主动加入瓦岗军:“单雄信,曹州尹姬人,与翟让友好,马上能用枪,秘军会飞;郑伟孤苦伶仃,却雄心勃勃,成了一名道士。大业末,调兵遣将,舞阳县成远之宝,采取十项措施保密,虽奇而无用。李勣,字茂公,左狐人,隋大业末,卫城翟让为贼,时年十七岁。”
 
  李勣自称“十二三个流寇贼,杀光所有人;14.谁要是不好意思做贼,不高兴就打死谁;十七岁为善贼,上阵杀敌。”十七岁的李勣已经是个“好贼”了,但是在张须陀的围歼中,和单雄信一样,他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也正是因为单雄信李勣的围攻,张须陀战死,秦琼带领剩下的退守潼关。
 
  像单雄信,李勣是翟然的同乡,也是心腹,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密切。于是,在单雄信被俘虏后(应该是和王一起投降),李勣表现出了一种战友和兄弟应有的情谊:“平罗阳,get单雄信”这是一种实力的展示,上面写着:‘借死必有赏。请接受官方头衔来赎回它。不。不。奈,俗话说:‘生死长存,此肉归土!’收养他的儿子。"
 
  李勣想救单雄信,却无能为力,只好割肉交朋友-李勣不久前被窦建德俘虏投降,在唐军中话语权不算太大:“窦建德在魏县被俘,后又重新入关攻陷,被迫投降。建德收其父,以军为质,令季复守溧阳。”
 
  李勣为单雄信说情。自然很难得到李渊和李世民的认同:你还没有把自己的投降经历说清楚!
 
  很多人说:如果恳求者不是李勣而是秦琼,那么李渊和李世民都会给面子——无论是正史还是演义,李渊都是尊重和欣赏秦琼的。唐高祖曾表示愿意割下自己的肉给秦琼喝。秦琼请求他赦免单雄信,这应该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秦琼成功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李勣,但是单雄信却被干掉了。我们真的不能责怪秦琼没有做出贡献。就算他想出力,程咬金也会拦-程咬金非常看不起王,对王怀恨在心。
 
  在他的前半生,秦琼一直在寻找帮助世界和人民的上帝。他本来对石米很看好,放下恩怨保住了性命:“秘和大战发生在溧阳铜山,被流箭射中,摔下马背窒息而死。东奔西跑,穷追不舍,只有宝叔一个人防守,秘免了。包叔接兵与之战,他转身便退。”
 
  秦琼救了石米和瓦岗军,说明他是一个从大局出发,懂得大局观的真正英雄。在单雄信,被俘虏的他自然不会倒下,但他要救单雄信,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和程咬金,在击败王之后,获得了狂乱的封号:“石崇平、(程咬金)破,擒窦建德,下到王,每战登上第一,以封国主之居所。”
 
  程咬金不像言情小说,只有三板斧:“石崇来熊心营时,送了密信,裴邢燕相助。燕艳第一个驰向敌人,由流矢中,跌倒在地。知救之,杀几个人,天下充军无敌,不过是重骑。他被天下冲锋追赶,刺穿了洞,知节,转身断了枷锁,还俘虏了追兵,所以免走。”
 
  程咬金受了重伤,所以同样受伤的被王俘虏了。但是这两个人看出王太虚伪了,所以他们不慌不忙地在两军之前离开了。
 
  程咬金战伤最严重的是王的手下,裴航燕和程咬金相继重伤死亡,似乎都与单雄信叛逃有关。
 
  程咬金可以理解王和他的帮凶打手们必须被杀:程咬金冒着生命危险赶回来的裴航燕被王杀了!
 
  裴航彦被杀,程咬金和罗士信(正史中有一个真实的人,秦琼在隋军中最好的战友和兄弟)悲痛欲绝。罗士信还说,他死后要和裴父子葬在一起。
 
  王和单雄信被俘,程咬金新旧仇恨涌上心头。我自然不会放过那些曾经残害过我战友的凶手。此时,在唐军中,和程咬金已经成为了不离不弃的好兄弟。当与程咬金交谈时,秦琼肯定会倾听。因此,即使秦琼有意救援,程咬金也未必同意。
 
  秦琼和/克洛克-2/不要在你落魄的时候倒下。他们似乎不太可能为单雄信说情。那么传说中的“大哥”魏徵魏宣城在干什么呢?说起来很好笑——他虽然没和单雄信关在一起,但身份和单雄信一样,都是战俘:“建德得知众将南下,攻陷溧阳,被征用,被任命为客厅看守。而建德将逃,入沛居西。”
 
  李勣和魏徵都被窦建德俘虏了。李勣抛弃了被窦建德挟持为人质的父亲,他们“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唐营,而则留在窦建德的“大夏国”,给窦建德出谋划策:“趁在洛阳与王相持不下之际,我们直取长安,再回头伏击!"
 
  窦建德没有听魏徵的话,但这几句话却把李世民吓出一身冷汗:“窦建德用了郑伟的计谋,我这辈子就完了。”
 
  通过上面复杂的描述,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李勣放弃一切去营救单雄信,为什么秦琼能救单雄信,却无济于事。至于魏徵魏宣城,当时他也是泥菩萨过江。如果他请求赦免单雄信,可能会把自己卷进去:刑场够大,刑场够大。
 
  随着单雄信的死亡,瓦岗领导人之间的世仇基本告一段落。接下来,李家三兄弟在争权夺利中自相残杀,扮演了无能为力的可悲角色。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