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徽州聚族而居的传统风俗

徽州聚族而居的传统风俗

2022-07-10 18:15:39

   古代徽州敦本尊祖之风盛行。每个村庄都建有祠堂,有祠堂、支祠和家庙。据《送至园,送至府》“同居之人,无杂姓。它的风是最近的。屋内屋外,每个姓氏都有自己的祠堂。当你老的时候,你会嫁给拉夫。会集村里一个姓,用朱文公家礼祭祀。”

 
  易县南屏有30多个祠堂。祠堂规模宏伟,小巧玲珑,形成一组风格古朴的祠堂。前横店街有八座200米长的祠堂。“序堂”和“程氏宗祠”是两大宗祠,另外还有三大宗祠和三大宗祠,堪称中国封建宗法势力的博物馆。古代徽州名门望族修庙建庙,比琼楼玉宇还要大,以示家族的兴盛。
 
  这些祠堂都是用巨大厚实的材料建成的,有的竟然用一整块长达6.7米、1米多高、80厘米宽的大木头作为月亮梁;使用周长2.3米,高7.8米的整根大木作为堂柱;挖出一整块10多米长5米宽的石板作为台阶。祠堂的“享堂”和“睡堂”都是用同色的珍贵木材,如银杏等,称为“百果堂”;还有重梁叠放,称为“百梁堂”。祠堂的大门多叫“五凤楼”,高墙墙角。整个祠堂庄严肃穆,体现了宗族法规的神圣威严。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呈坎罗东书祠集“古、雅、美、壮”于一体,有四个入口、四个院落。宝轮阁后卧高13.6米,宽11开间。著名的祠堂有龙川胡氏宗祠、义县敬爱堂、唐越清漪堂(一座罕见的女性祠堂)等。徽州地区至今仍有大量徽派古建筑,散落在徽州村落中,吸引着无数海内外游客。
 
  群居的习俗
 
  在徽州中,群居是一种普遍的习俗。陈去病在他的《五石脂》一书中说,“徽州姓多大,都是群居的。”所以,在徽州,这样的村庄还有很多很多。
 
  清朝的时候,徽州盐商程庭住在扬州。康熙五十七年回到歙县岑山渡老家后,在他后来的著作《春帆行》中是这样描述的:
 
  “惠俗士绅巨室多在农村,每村住一户,不姓他。其中,俱乐部里有房子,宗族里有神社。.......乡村星罗棋布,每隔五里十里,有白墙、蜜月、瓦、楔、吻,就像城墙一样……”
 
  历史上所谓“徽州8姓氏”指的是成、王、吴、黄、胡、王、李、方。如果加上洪、于、包、戴、曹、姜、孙,就是所谓的“新安十五姓”。他们的分支机构广泛分布在徽州的一个政府和六个城市。他们凭借着大家族的权势和财力,为本国人民读书、做官、经商提供了强大的后盾和保障。
 
  其实徽州最著名的家族历史悠久,远不止上面提到的,比如祁门的谢氏家族,还有第十三孙谢杰,其祖上是东晋名将谢安,数百年来世系未乱,被称为“纯系家族”。所以对于一个宗族来说,修谱和修庙一样神圣。有万鼎之祠,有宗祐之仙谱。“没有一个家族没有血统,这是徽州人的骄傲。不知道为什么,在徽州,族谱俗称“纸角谱”。每个宗族的族谱,每10年、20年、30年要编辑一次。
 
  中国宗族是一个封闭的血缘群体,族谱的中心内容是“家族”的确认。
 
  通过族谱,氏族成员有了共同的归属感、同源性和亲近感。在徽州中,每一个生活在一起的家族组织,都有一个或几个宗谱,尤其是王、程,宗谱千门。和他们的祠堂一样,分为总宗谱、家族宗谱、支宗谱、总宗谱、分宗谱、总宗谱、大同宗谱、小宗谱等。外人想不通,使得一姓一族的谱乘往往达到数千。著名的右氏宗谱雕刻精美,印刷精美,浩如烟海。
 
  在徽州人的心目中,一切都是悠闲的,只有氏族才是最大的。徽州逃亡的人,往往一头背负着家谱,一头背负着孩子。这是徽州文化最具象征意义的画面。
 
  潘光旦在《胡适父亲胡铁花文集序》中说:“全家逃亡,有老人也有年轻人。忘记这件事是多么严重的举动?家人的生命安全其实是小事。祖先的遗产呢?坟地不能动,祠堂不能抬走,只听其言就好,但神灵和家谱绝不能随其而逃。我知道几个家庭。由于他们的逃亡,一切都丢失了,人口也分散了。当时一个家庭只剩下一个寡妇,但几个破碎的家谱并没有丢失。"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