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枋头之战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此次战役双方共投入多少兵力?

枋头之战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此次战役双方共投入多少兵力?

2022-06-19 20:06:52

   晋攻前燕之战,也称为枋头之战。公元369年,晋朝大宗师桓温率领五万大军,从固戍(今安徽当涂县)出发,开始了他一生中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北伐。起初,它势如破竹,当它打到距离首都颜倩只有几十英里的方头时,它遭到了颜倩军队的殊抵抗。粮道被切断后,我只好返回。在返回南方的途中,他先是被颜倩的慕容垂和慕容德打败,又被前来支援的前秦将领苟炽和抢走。当他回到古蜀时,只剩下一万多人了。下面论历史小编为您带来相关内容,与您分享。

  
  这场战斗虽然发生在异地,但因为史书上的习惯,被命名为枋头之战。
  
  过程
  
  势如破竹,如在邺城。
  
  公元369年7月,桓温首战告捷,攻克湖田(今山东鱼台县东南),活捉宁东将军慕容仲,燕守将。燕穆容成主将下邳王穆容礼为都督,急忙抽调两万兵马,在徐晃(今河南兰考县东南)与桓温交战,大败,全军覆没。慕容丽独自逃回。随即,前燕高平太守许向金投降。晋军前锋邓涯和朱序在(今河南新郑县东北)又打败了燕军。慕容永急忙任命他的弟弟乐慕容璋接替慕容丽,但金军势如破竹,慕容璋无法抵抗,节节败退。于是我们只好派三七从冯到前秦求援。
    
  七月,桓温驻守舞阳,兖州前书记孙园起兵响应桓温。桓温乘势杀入方头(今河南浚县东南祁门渡口),距邺城不过百里。慕容直皇帝和邺城的一位慕容太傅闻讯大惊失色。他们本打算放弃中原,逃回老家柳州(证明郗超并没有看不起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躲在自己家里只想保持清醒的慕容垂不得不站出来。毕竟前燕帝国是慕容家族几代人努力的结晶,这其中也包括我父兄和我自己的努力。我怎么忍心看着它被这帮败家的亲戚给弄丢了?帝国的高级顾问慕容垂说,“请让我战斗。如果我输了,你逃还是来不及的!”本来慕容承和慕容平是很不愿意让慕容垂掌管军队的,但毕竟此刻火已经烧到了谷底,无奈之下只好让慕容垂接替慕容臧南为大都督,指挥五万兵马四处抵抗桓温。随后,紧急上书,推荐司徒雷登左长实、黄门封府侍郎、商约参军。由于危机,慕容成和慕容的评论必须准确,但他们对慕容垂利用他人任命私人聚会(如他们所见)感到由衷的愤怒。慕容成似乎对五叔信心不足,于是两次派三齐侍郎乐松去前秦求援,并且非常轻率地提出只要前秦出兵相助。既然有这么大的利润可赚,秦王苻坚命令他的将军苟池和邓强带领他的部队到颍川(当时的燕,现在的河南禹县)以决定成败。
  
  房头是当时黄河上一个重要的渡口。虽然从这里到邺城的路程不长,但是没有水路可以通过。桓温到了这里之后,停顿了一下,大概是推进太快,造成了一些物资的断供。他可能也希望颜倩国内有更多人响应,就像孙园的情况一样。在这停顿之间,慕容垂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两个战士在黄河边对峙。两人的交锋,先是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冲突,给了晋国的向导段四(即大段公主之弟,被杀后逃往东晋),与、刚被提拔的交战,被俘虏。桓温派后赵前都督李殊去攻燕军一面,被斩首,金的攻势才被止住。
  
  随着秋季降雨量的减少,文水、清水、黄河的水路路线不会像预期的那样顺畅,但桓温也有备用方案。他早已命豫州刺史元稹攻下乔军(今安徽亳县)和郭亮(今河南商丘),并凿通石门(今河南荥阳县),将绥水与黄河连接起来,以利运粮。元稹成功征服了乔军和郭亮,但石门却暂时没有被开凿。慕容垂小心翼翼的打了几个小胜仗,扭转了屡战屡败的趋势,稳住了战角后,立即将自己一万五千骑兵的大部分交给了弟弟慕容德,自己出了桓温后,压石门挡住了金军的挖掘,自己留在坊头牵制桓温本部。桓温大概是没有得到这个信息,或者几经小败,对与慕容垂的决战没有把握,没有乘燕军分兵偷袭慕容垂大本营之机,还在等待元稹部和物资的到来。
  
  九月,石门战役。慕容德大败元稹金军,桓温后备计划彻底失败。这样一来,方头桓温的军队形势就不太好了。拖到这里,食物只会越吃越少;勇往直前,他没有把握打败慕容垂。剩下的就是一边骑小卖部,不要太紧张,一边退全师。9月19日,桓温下令烧毁船只(因为原河水位已经下降,这些船只无法赶回),以及无法带走的辎重,全军由陆路向南撤退。
    
  粮尽而回,一败涂地。
  
  颜的旧部闻讯赶来,争相追赶,却被拦住。他对将军们说:“当文楚从他的恐惧中撤退时,他必须建立一个严密的警卫。如果他单纯精英,他会拒绝。如果他罢工,他可能不会成功。最好慢下来。还好,没到,我就没日没夜的生病;一等士子精疲力尽,再打他们,也无计可施。”慕容垂没打算这么坚决的让桓温回去,但是他很清楚,桓温精通兵法,而且警惕性很高,所以一定会以精兵破局,慢慢撤退。晋军没有输过什么大仗,士卒也不累,粮食也能养活他。于是他去追求,结果难以预料。总之,桓温的军队是不准备进攻的。当他走出一段相当的距离,特别是能看到家的时候,他的戒备心理必然会放松,他会迅速冲回来。所谓归心似箭,没有斗志,只想回家,很累。到时候就好打了。
  
  孙子兵法,计之始曰:兵者奸诈。所以,能显的不能显,能用的不能显,近的能显远,远的能显近。利诱,随意取之,有备而来,劲避之,气挠之,卑躬屈膝,为之,留之于亲,攻之于无备,出其不意。这个武将的胜利不能先传下去。简单翻译过来就是:有能力就装没能力;要打就假装不打;你在这里打,就假装在那里打;如果你贪婪,你会引诱他;你强,你就防着他;如果你生气,你会激怒他;你谨慎,会让他骄傲;你精力充沛,就会让他疲惫;如果你是团结的,你会试图疏远别人;如果你没有准备,你会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间攻击。慕容垂毫不吝惜地把这些原则给了桓温。桓温的军队不累吗?那就想办法让他们累。燕军放出风声:桓温退路上的河井已被慕容德军毒死。当时的技术水平真的能做出这么大剂量的长效毒药吗?生性多疑而谨慎的桓温,采取“信其有而不信其无”的态度,命令士兵沿途“挖井饮水”。就这样,桓温的军队撤退了,同时作为志愿打井队,为颜倩的基础建设默默奉献,从而向南撤退了七百里。慕容垂把步兵留在后面,只有八千骑兵慢慢地跟在后面,与桓温保持着相当大的距离。他这样做,是想保持自己军队的体力,让自己在大战中得到放松和苦战的效果。麻痹金军的同时给了他们一种安全感,这是严俊不敢追求的。在古代,正常情况下,步兵一天能行军50-60里。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走得更远。但是,军队在行进时必须保持一定的队形。走得快的一定要等走得慢的,不能往前冲。一般他们都要有岗哨证明前面的路是安全的,才能行动。这样七百里的路程足够他们走十几天,而桓温的军队可能要走慢一点,因为要做客串施工队。在这段时间里,也许桓温自己可以一直保持高度紧张而不敢放松,但金灿的战斗状态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想想看,虽然桓太子天天喊着“狼来了”,不得不提高警惕,可是过了这么多天,这只“狼”就是没来。每个战士都直观地感觉到,自己离严军越来越远,离家越来越近。换句话说,越来越安全了。而且这几天不是行军就是挖井,越来越累。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他们只能靠教练的一个命令就无懈可击?总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时机已经成熟,慕容垂选择了襄城(今河南睢县)作为奇袭地点。
    
  虽然历史习惯称这场战争为“枋头之战”,但汕头实际发生的只是对抗。战争的真正地点在香邑。慕容德提前退出桓温的时候已经离开了石门。他利用骑兵机动性强的优势,提前到达香邑,设下埋伏。本来普通的伏击对桓温来说一般是不容易奏效的(姚襄曾经伏击过桓温,但是被打得很惨),但是慕容垂的追兵此时追上了晋军,突然出击,把晋军赶进了慕容德的伏击圈。垂德和德配合得这么好,应该是设计出来的。
  
  这场战役中,慕容垂有8000人,慕容德伏兵有4000人,另外11000骑兵是否参战,史书上并不清楚。燕国参战兵力在12000-23000之间。桓温领兵五万北伐。虽然有一点小挫折,但是损失不是很大。此时兵力应该在45000人以上,晋军对燕军至少有二比一的优势。但这根本不是一场普通的战斗,而是息事宁人的燕军针对疲惫松懈的晋军发动的一场精心策划的进攻。在和德两兄弟的夹击下,金军崩溃,死伤三万多人。当秦国援军勾践和二世一看,打落水狗的机会来了,慌忙上阵。他们又踢了战败的金的屁股,桓温又输了,损失了近万大军。不难想象,如果桓温赢了,他们可能连金的一根头发都不沾。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