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襄阳之战:忽必烈是如何指挥蒙古大军攻破南宋国防重地的呢?

襄阳之战:忽必烈是如何指挥蒙古大军攻破南宋国防重地的呢?

2022-06-13 14:09:38

   襄阳之战是蒙古帝国统治者消灭南宋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中国历史上宋元封建王朝更迭的关键战役。这场战役始于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襄阳攻安阳滩之战,终于南宋(1273年)吕反围剿,张贵与张元、龙尾洲、樊城攻陷襄阳。接下来,论历史小编将为您带来相关介绍,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南宋自康、赵定都临安以来,国防形势异常严峻。大面积土地的丧失,不仅使南宋的防御作战失去了广阔的战略纵深,经济实力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由于北方的山川变成了敌人,长江和淮河成为了南宋女真和蒙古利用快速机动能力发起猛攻的最后一道防线。江淮防线对南宋国防的重要性也成为学者们的普遍共识。
  
  “三洪”之一的洪尊曾说:“水是南方之危,国之缔造者是长江。中兴以来,以两淮为屏障,以长江为门户。”李宗的臣子程艳也说:“大江东去,帮助淮河、巩固长江的人不要太在意。怀寿也,江一宝也,上流之势不可忽视。”
    
  因此,宋廷一直非常重视阻断长江的两淮地区和长江上游所在的四川地区,并下大力气治理。
  
  1.忽必烈时期灭宋战略的重新调整
  
  就蒙古而言,两淮地区虽然离南宋统治中心更近,但却是最便捷的突围之路。但南宋作为国防体系的核心区域,将其精锐之兵全部集中在长江和淮河之间。以骑兵见长的蒙古军队,不仅不能充分发挥优势兵种,而且由于水军还比较薄弱,打不过南宋依托长江,深入东南的水军。
  
  1.犹豫不决
  
  虽然两淮地区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但蒙古军队只能与南宋维持相持状态。所以,决心灭宋的蒙哥继位为可汗,是基于和南宋一样的江南防御是两端重点的判断,以及“借道灭金”时期深入川蜀的成功经验。
  
  在开辟西南战场,加强全线对宋攻势的同时,以四川为南下进攻的重点,企图通过占领长江上游,配合由北向南进攻荆襄的军队,达到顺流而下向东南的目的。
    
  然而,虽然蒙古军在强大的攻势下攻占了成都,对川西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但由于彭大牙、于杰等人不断完善以钓鱼城为代表的山城防御体系,蒙古军并不能完全击败宋军的四川防御力量。
  
  此外,宋廷洞察蒙古沿长江东进的企图,加强对重庆等沿江地区,特别是四川与荆襄连接处的夔州路的防守,不断通过荆襄战区支援四川前线,致使蒙古军队自上而下的行军计划始终未能成功。蒙古后,国王之间的战争爆发,蒙古暂时放松了对南宋的进攻。
  
  京朝五年(1264年),忽必烈击败阿里不哥,巩固了蒙古的汗位。待国内局势稳定后,南下攻宋的计划再次提上日程。鉴于江淮、四川战场突破作战的失败,向何处南进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如前所述,早在蒙古军南侵之时,奉命离开荆襄的忽必烈就反对蒙古军以四川为重点的作战计划。
  
  但谋士杜英对“控制襄樊军队,以势压人,以势压人”的战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忽必烈继位后,召集朝臣商议宋平王朝对策时,外交部郭堪再次提出从荆襄地区突破中路的计划。由于朝鲜反对以襄樊为突破口的行军计划,忽必烈更倾向于杜英等人的建议,但迟迟没有做出决定。
  
  2.放弃将军的建议
  
  直到南宋大将刘征投降,围绕进攻重点的讨论才明朗起来。刘政,祖籍邓州,金末投奔南宋,沿袭京胡制度,使孟珙活跃于荆襄战场。孟珙死后,他和李增波一起去了蜀国。因在四川战场上表现突出,迁铜川路安抚副将,知泸州。
    
  然而,南宋军队中一直存在的派系矛盾,使得身为北方人的刘正,深受贾思道亲信和负责荆湖、魁拔防务的吕文德的怨恨。他以“北方人西征成功,南方将领皆不如”为由不断打压刘正,并推荐与他有深仇大恨的于兴为四川都督钳制他。
  
  我对法庭的赏罚不公深感不满。当得知贾思道以“依附自己太多”为由,擅自杀死了英雄项世弼、曹世雄等人后,深恐不测的刘正在整个泸州反叛蒙古。刘政兵变不仅让南宋本已捉襟见肘的四川防守形势雪上加霜,也让南宋多年的蒙古边防声名大噪,对南宋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基于对南宋国防的认识,刘正在否定从四川进军的同时,也力劝蒙古军从襄樊突围。所以他向忽必烈建议,“若攻蜀,不可攻项;没有项,就没有淮;若无淮,可得江南相助。”刘正的力邀,大大增加了忽必烈决定是否进攻项的信心,于是全力推动,通过公议,以阿苏、刘正为帅,实行以襄樊为进攻点的中路突破政策,开始了第二次灭宋战役。
  
  蒙古战略转移后,鉴于南方经过的湖泊河流众多,加上蒙古军队虚弱,不利于水战,势必对战争进程产生严重影响,刘正强调蒙古必须加强水军建设,忽必烈也表示支持刘正加强水军的建议。
  
  刘正的两次建议,不仅使蒙古找到了消灭南宋的最佳突破口,也使南宋逐渐失去了水上优势。自端平元年宋蒙战争爆发以来,经过三十多年的反复拉锯,蒙古终于迎来了灭宋战争的决定性时刻。
    
  第二,蒙古行动的成功
  
  1.南宋时期的殊死斗争
  
  襄阳自淳祐年间被李增伯重修后,经过高达、程大元等人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兵甲粮草逐渐汇集,再次成为汉朝镇守荆襄门户的重镇。以襄樊为支点的襄汉线,也因此成为抵御蒙古不断南下入侵的坚固屏障。
  
  湘汉防线的振兴,也改变了贾思道曾经在荆襄战区主张鄂州、江陵把守的长江防线的初衷,更加重视襄樊防御。当得知蒙古在襄樊集结重兵,欲攻入荆襄时,贾思道说:“若恢复襄樊,则城、苏米、贾冰等地,委员会难以取得,今不可弃之。”
  
  劝说放弃随荆襄军队退守鄂州的想法,派心腹之一的吕为京安府副使兼知襄阳府,全权负责襄樊防务。作为与巴蜀相连、被荆湖控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项、樊两座城市,不仅因为多年的修缮而拥有坚固的屏障,还具备了单独对抗蒙古军队的能力。
  
  由于汉水南北对峙的独特形势,宋军在两城之间修筑巨树和铁索,阻断敌人的水上通道,同时又通过浮桥将各城连接起来,使襄樊两城相互支援,以整体形式对抗蒙古军队的围攻。
  
  此外,水路贯穿内地,东南物资可通过汉江、长江源源不断地运抵市区,为襄樊前线提供稳定的后勤保障。咸春四年,在蒙军继续在危险地区设置朱利安村的同时,总司令阿苏命令商都扫荡出城,“夺取宋金刚的太寨、窑基窝、清涧村、大红山、归州洞等隘口”,对支持襄樊防御的宋军外围阵地造成巨大打击。
    
  2.孟渊的战略包围
  
  咸春五年(1269年),蒙古派史上前线,继续加强对襄樊的围攻。通过对襄阳城防及周边情况的观察,石认为,仅仅依靠险峻山野的分散防守是不足以完全包围襄樊的,仍有可能由小路潜入襄阳。
  
  于是,石在继续加固现有城堡的基础上,命令蒙古军队“筑长围,立百山百丈山”,从襄阳西北到襄阳南部建立了长长的防线。此外,在襄阳南部可以看到的虎头山和仙山的高处修建了一座字城,以加强周边要塞与村落的沟通。通过延伸点到线的防御和巩固重点地区的防御,蒙古国用来防范宋军主要增援路线的南部防线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在稳固南方屏障的同时,石采纳了张弘范“以城之山隔西,以门之灌滩隔东”的建议,派驻军阻挡以西的陆上援军,并在城东沿河修筑炮台,与汉水所筑高台相呼应,封锁襄阳以东的水路。
  
  在蒙古军队的压力下,襄阳东、西、南三路被切断,完全被蒙古包围。虽然蒙军攻城战术的成功有赖于各种据点的成功建立,但水军实力的增强才是蒙军在面对宋军以“水上强兵”反围攻作战时保持防线屹立不倒的关键因素。早在准备兵南下之初,忽必烈就命令当时在登州前线的董文炳“造五百战船,从水中取经”。
  
  重视水军的忽必烈,不仅让刘正“造五千船,天天练水军,得兵七万”,还让川陕额外造五百艘战船,交付前线。至于襄樊之围时蒙古大兴水师,宋人亦有记载:“匪夺我船,征我匠,造舟筏于襄樊与襄樊之间,斧斤之声不绝。”
    
  在忽必烈的积极支持下,蒙古逐渐建立起强大的海军,拥有万艘战船和数万士兵,襄阳局势在蒙古海军和长江沿岸堡寨的配合下更加危急。为打破蒙古军的围困,襄阳守将吕多次组织宋军进城,向万山、百丈山发起反攻。但由于城外制高点已被蒙古人占领,实力处于劣势的宋军已无立足之地可言。
  
  一次次突围表明,在蒙军“治战船、教水军、筑城逼襄阳”的威逼下,湘汉守军已经不能单纯依靠内力解决蒙军的围攻。为了夺取襄阳,蒙古在项汉集结了全国所有的精英。事实上,屡战屡败的宋军已经没有可能单纯依靠京乡战区的反击来粉碎蒙军的进攻。
  
  结语
  
  在蒙古势如破竹的攻势下,没有一个全面的战略来保护南宋的国防。任何基于形势的合理判断,都应该是宋廷在战略部署中考虑的。
  
  但倔强的杜宗依然以政务艰难,难以离开恩情为由,拒绝了宰相贾思道再次奔赴前线的请求。等待救援的襄樊只能坐以待毙。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