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沙苑之战:东魏大败西魏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主要是高欢的无能

沙苑之战:东魏大败西魏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主要是高欢的无能

2022-06-09 14:45:09

   沙苑之战是我国南北朝时期的一次伏击,在西魏大同三年(东魏田萍四年,537年)十月,在沙苑(今陕西大理南)一带,西魏军大败东魏军,下面论历史小编为您带来相关内容,与您分享。

  
  沙苑之战,失败是一错再错。
  
  魏沙苑之战,关于它有很多精彩的分析。这里主要从孙子兵法的要领来看双方的得失,主要是高欢的失策。
  
  对于闯入者高欢,首先是吸取了上次被逐一分割的教训,坚持不分兵,一路集中过河进入关中。高欢本来就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上一次教训太深刻,在是否分兵的执行上过于抗拒和板,非常不利于出其不意。
  
  《孙子兵法》指出:“上兵伐积,然后伐敌,然后伐兵,然后攻城。”高欢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早年解决何巴月就是通过切割和借刀杀人来达到目的。沙苑战前的情况也说明,东魏搞战争不是最好的选择。正如他的谋士薛琮所指出的,关西大饥荒时,人们饿得连树皮草根都嚼不动,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攻打弘农粮仓。现在只需要一支军队包围弘农,把西魏的人推进关内。他们不能打仗,不能乞讨食物,要么饿死,要么叛变。何苦杀入险要之地,寄希望于战场上的侥幸胜利?
  
  但高欢不听,执意出兵。在这一点上,侯景建议前后军要先后推进,互相照应,避免一战失利,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
    
  前面说过,此时高欢最怕听到的就是分兵,当然不会听。这样的教条主义在以往的经验教训中,确实暴露了他军事天赋的不足。
  
  其实不是不能分兵,而是两军能否互相照应,一军是否遇敌,另一军能否迅速急救。如果是这样,两军互为“奇”。怎么说呢?假设有A、B两支军队,A遇到敌人,那么A就是“正”,如果粘住敌人就是“以右对右”。这个时候第二军就是奇兵,迅速的占据敌人的优势,然后进攻。或者反过来,达拉斯到观众席这就是《孙子兵法》中所谓的常山之蛇:“所以善用兵之人,例如直爽。然而常山之蛇也。第一击是尾巴,最后一击是第一击,最后一击是第一击。”
  
  潼关之战战败,因为两军不能相见,窦太君成了孤家寡人,不得不独自面对西魏所有的精英,导致败亡。
  
  要知道高焕军数量远超宇文泰军,好好扩大数量优势,分进合击,互相照顾,优势互补,才是最好的选择。在宇文泰进攻一支军队会有被各路军队围攻的风险,而进攻失败将一无所获。
  
  如果不能有效分兵,就只能在一个战场上拼死一战了。这时候很多偶然因素可能会主导战斗。
  
  更何况西魏军在渡过渭河,逼近东魏军后,迅速占领了沙苑瞿伟的有利地形。这里的河湾形成屏障,不利于军队的扩张;而芦苇地又湿又泥泞,更不利于骑兵群冲锋。上述地理因素极大地限制了高欢领导的东魏骑兵的数量和实力。
  
  两军在沙苑瞿伟对峙。临战前,东魏太守胡突然提议:“不如留在这里,自己骑马去攻打长安。“既然宇文泰被我军牵制,长安城必然空虚,一战可败。当鸟巢被打破,宇文泰可以不战而降。
  
  这是当时最好的选择!地理上,高焕君在西,宇文泰在东,长安在西。事实上,高焕军和宇文泰正在互相堵截对方的归途,渭河在南,构成行动障碍。此时,如果高欢是分兵沿渭河西下长安,宇文泰真的毫无办法。正面对峙的是实力强大的东魏军,想要撤回来救长安城,谈何容易。如果军队行动,很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迎法”的建议完全符合“出奇制胜”的要点。瞿伟已经“水乳交融”了。这个时候,也就不足为奇了。什么时候??
  
  高欢仍不甘心分兵!每当人们读到历史,都会有一种无奈的叹息。
    
  当然,我们事后的分析可以是符合逻辑的。当局者迷,深入敌境,与强敌对抗时,任何贸然行动都会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这不正是区分天才和普通人的关键点吗?
  
  高欢虽然不想分兵,但面对战争总是有奇谋。看到芦苇很深,他突发奇想:如果我用火攻,会不会好一点?
  
  比较一下分兵攻打长安和在这里放火,哪个更安全?显然,纵火的偶然因素太大了。高焕军在西边,宇文泰在东边。当时是冬天的十月(按照公历应该是十一月)。可能经常刮西北风?从西向东吹,火指向东边的宇文太君,但如果风向变了,火苗怎么办?
  
  无论如何,放火仍然是武力对抗的好方法。
  
  这时,两个决定中国未来300年命运的人站了出来,都反对纵火,都坚持交兵。这两个人,一个是侯景,一个是彭乐。
  
  侯景的反对意见完全站不住脚:烧死宇文泰太贱了,应该活捉,当众惩罚。
  
  原因是什么?你认为宇文泰很容易被抓住吗?你认为你赢了吗?显然,侯景的言论是别有用心的。从后来的历史事件来看,侯景和高欢是完全疏远的。因为高欢的崛起,侯景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可能比得上刘备生活在曹操手下的那些年。如果宇文泰也被灭了,恐怕这个乱世枭雄就没有未来了。侯景的军事素养甚至可能比高欢还要好,恐怕也是意识到了自己一次次错失的机会,甚至理解了。这样,还不如干脆失败。如果高的统治土崩瓦解,那将是浑水摸鱼。就算高不倒,留下做死敌,侯景不是更值钱吗?所谓“自重教练”,符合我们对侯景当时心态的思考。
  
  至于勇敢的将军彭乐反对火攻,他应该勇敢地活捉宇文泰来邀功。彭的鼓励,很可能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行为,更是很多东魏军将领的想法。就像彭乐说的:我贼少,但一百个人能抓一个。为什么担心?
  
  在男人乐观主义的感染下,高欢居然顺从了,放弃了纵火的计划(更不用说冒险了),决定正面突击,把胜败的天平交给命运之神来决定。
  
  命运一直偏爱宇文泰。
  
  寡不敌众,宇文泰非常被动。然而,这种极度劣势的形势使得东魏军轻敌,所以战争发生在宇文泰非常有利的地理环境中。一战中,东魏军在战场上的直接代价并不算太大,大约6000人的军队在战斗前被斩首。然而,在随后的飞行中,它遭受了巨大的损失:“8万名士兵失去了生命,18万人放弃了他们的装甲战斗”。这说明战场上的主要损失发生在崩溃之后。
  
  在战术层面,宇文泰实现了“对错搭配,以奇取胜”的目标。他占领了芦苇丛,把老弱放在他面前作为正面兵来诱敌。精锐如奇兵,都藏在芦苇荡里,等东魏人民深入,再揭竿而起,共同作战,命令李泌的部队交叉进攻。一场惊天动地,血淋淋,可歌可泣的沙苑战争载入史册。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