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白居易与元稹相互唱和过多少首诗?

白居易与元稹相互唱和过多少首诗?

2022-05-18 10:36:21

   白居易和元稹(魏徵)都是中唐时期的着名诗人。他们有相似的生活经历,在政治和文学上有相似的见解。白元夫妇不仅一点也不“鄙视文人”,而且私交甚笃。他们交心了近30年,互相唱了900章,大获成功。他们从交朋友的那一天起,就结下了终生的友谊,后人统称他们为“白元”。

  
  《唐代才子传》:“魏徵离白乐天最近。虽然他的血肉还没有在那里,但他恋爱了。他能瞒过石和石,与神有千里之谊。如果他与约和谐,不会超过两个人。”杨万里读长庆二首:他一生都在读元诗和白诗。我不知道运河一次又一次意味着什么。一半是友谊,一半是隐私。
  
  从他们互相唱的诗来看,好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好朋友。《唐才子传》对“情能欺金石”的评价不可谓不精辟!南宋着名诗人杨万里评价“不知道运河一次又一次是什么意思,一半是友情,一半是私人”,颇有意犹未尽之感。
  
  元四年(809)二月,元稹被任命为御史,对泸州监狱官任进行调查。3月,出发去东川,走最近但危险的洛古路。骆古道先过洛口驿站。元稹在驿站休息时,在驿站墙上看到好友白居易留下的一首诗,于是写下一首诗:驿站墙上几行字,崔莉题王白石。一整天都没人说话,当你走下城墙。两位明星身着素服,五盏夜灯前草写。去东川看月亮南北方的云。
  
  写完后,我把诗寄回长安,白居易退回:拙诗墙上无人爱,鸟脏苔侵字。唯有多情元,绣衣望尘埃看。
  
  白元大概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们会一直在邮亭的墙上寻找彼此的痕迹。然后元稹出洛古到汉中盆地,发生了一个叫“千里友谊”的传说。元稹从笺上说:“是夜宿汉川驿。我梦见我将去曲江在一个直线,快乐的旅行,并加入Jionji的各个医院。我突然停下来,要搭车去邮局,邮递员已经打电话来宣布天亮了。”白居易梦想着和其他人一起在济州旅行。元稹醒来后写了一首诗《做东川凉州梦》:孟军绕曲江头游,也游到慈恩院。亭子叫了一匹马,突然他惊到了谷亮府。
  
  白居易在长安时,直接去了曲江和吉安游玩。想起远处的微小事物,写下了一首《与李十一醉忆元九》诗:花时醉断春愁,醉时折花举酒。蓦然想起故人远在他乡不可见,唯有数着,你今日游梁州。
  
  一个人梦见对方在哪里和谁玩,而对方在那里和别人玩,他也想起了对方,双方同时写了诗。如果这真的是巧合,那我们的语言太贫乏了,无法形容他们的感受!
  
  元稹到了嘉陵江哨所,看到了嘉陵江的浩淼江水。他感觉到了:嘉陵江的驿站楼里,楼前是河,月下是空。月光洒满了床和地面,河水的声音像风一样强烈。知其远则三十五,畏其阴晴,有同有异。万一帝乡是白来的,几个人溜傍杏园东。
  
  白怡答诗:嘉陵江弯江池,明月虽隔他人。一夜的视线被隐藏,两地的阴晴圆缺远未可知。谁在河边等着我?就在池畔看着你的时候。今天,如果你们有共同语言,你会后悔,但如果你不懂,你会先发一首诗。
  
  谁能想到,你在河边想我的那个晚上,我也在想你。直到收到你的信,我才后悔。如果我知道你这么深情,我会先给你写封信。
  
  元稹到利州嘉陵岗时,想起初恋,写下《嘉陵岗二首,章末有一颗心》诗:嘉陵岗上一床客,嘉陵江声通宵。墙南仍有山有树,野花搅月色。墙外花压矮墙,月色照半床。没有人会有合适的时间独自睡在西区画廊。
 
  白居易答诗:“湿壁花春深,西廊月半阴。”。你独自躺着,没有言语,但今夜我知道你的心。不知暗月,不觉暖,不觉寒,风缓。一个人躺在空床上是好日子,容易管闲事。
  
  白居易说,我知道你一个人夜不能寐的感受。只有我知道。三月底,元稹到了王义台,因思念妻子魏聪,写了一首《王义台》诗,诗中写道:“怜三月三十日脚,望江边看。”孟广语今有所期,春来后一去不复返。
  
  魏再也没有回来,但我不知道。白居易确实回了一首歌:做静安府的窗柳,把花丢在了望塔前的地上。两个美丽的春天,在同一天;这时,家人想念外面的亲人,外面的人也想念家人。
  
  元稹十年(815)三月,元稹被贬通州(今四川大仙县),同年八月,白居易从长安被贬江州(今江西九江)。同样的命运把两颗心绑得更紧。通州和江州之间,经常有书信往来,赠送衣物,互相关心。
  
  元稹《德勒天书》:元稹起时有泪,妻惊问如何哭。异乎寻常的应该是江州的司马叔。
  
  收到信的元九忍不住哭了。自从来到通州,他从未见过让他如此激动的事情,也从未见过让他如此伤心的人的来信。起初,我的妻子和女儿感到足够惊讶。后来,我想这一定是司马白乐天在江州的一封信。
  
  元十二年(817),白居易给元稹写了四首诗:“早晨风来,我惆怅,铜川断水。”我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我会梦见你。"元稹写了下面这首和合诗:"山河阻隔,闻你怜梦。“我现在精神错乱了,我梦见那些一无所有却梦见你的人。
  
  千层山河阻隔,通信中断。今天突然收到你的一首诗。难得你心疼我,梦里问起我。我现在病了,有点神志不清。我只梦见一些不相干的人但我没梦见你。我很高兴我的朋友梦见了我自己,却迷失在没有梦见我的朋友中。这份世间珍贵而深厚的友谊让诗人感触颇深。
  
  这种真挚的友情,这辈子还不够,希望下辈子还能延续。元稹在《送乐天》中写道:身无缚鸡之力,梦无所归。直到他活着,他都不记得树的中间。
  
  元稹后,白居易为他写了墓志铭。元稹家人想给白居易赏赐。乐天说我和魏徵是好朋友,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他把所有的酬劳都用来修缮香山寺。白居易在《香山寺追忆》中写道:
  
  尽可能早,元朝与国家的关系是生死之交,心在因果之际。去年秋天,墓志铭问我。.......清闲时,人给与与只给一点点,老了也心甘情愿。时间长了知道了,就后悔去想。他们高兴,称赞说:“这一切利益都是功德,是功德,应该归于一点。一定有东西能把住宿和灾难摆出来,推荐一个祝福。......哎呦!趁着这个功德,你知道他抢劫是因为土吗?所以,我心甘情愿的去做,明知他的生命不会随着这庙里的微复苏而游动?
  
  少年几次醉,如今阴阳相隔。向佛求善,无非是后世再遇魏源。白居易说,你等我,忘了那条河,别喝醉了。元稹说,一言为定。
  
  文人之爱,无非是白元之爱。他们以相同的兴趣开始,却以更加真挚深刻的感情结束。元稹去世后,白居易通过读书、喝酒、做梦来怀念他...“老人健忘,却不忘相思”是对他最好的写照。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