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晋平苏峻之战的历史评价如何?此次战役的起因是什么?

晋平苏峻之战的历史评价如何?此次战役的起因是什么?

2022-05-18 10:16:06

   东晋咸和二年(327)十二月至四年二月,溧阳(今安徽和县)石叛乱在京都建康(今南靖)一带被平定,史称“金平苏军之战”。此战之后,晋朝依靠荆、姜两国的联合力量讨苏军,扬长避短,取得了胜利。下面论历史小编为您带来相关内容,与您分享。

  
  献帝元年(326年),由于御史中程仲雅的劝说,于亮杀了宗室南唐王司马宗,在昔阳免了,降为郡王,贬郑(于的弟弟)为远郡太守。这个处分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很多人都以为是亲戚砍宗室。我们来看看事情的由来。司马宗和余音是明帝的左右护卫将军,他们领导禁军,受到高度信任。明帝生病时,一天晚上,郁亮有事要在宫里见皇帝,向司马宗要宫门的钥匙。司马宗没给郁亮的使者说:“这是你家的大门吗?”郁亮对此一直怀恨在心。当明帝病重时,他不想见他的臣下。耿怀疑司马懿、司马宗兄弟和有什么阴谋,强行入宫要求罢免司马懿、司马宗兄弟,但不允。皇帝即位后,郁亮当政,左右禁卫将领更迭,司马宗失势,钟雅非法造反,认为他有夺权企图。天一亮,右后卫新将军赵胤奉命逮捕。他不肯低头,所以被强行捆绑反抗。结果,他被当场击毙。积怨已久,采取的措施并不安全。如果我们冷处理,不逮捕,不杀,不贬,只剥夺他的权力和警卫,就不会引起大的震动。作为皇帝的叔叔,他应该知道对宗室采取行动是慎重的。成帝年仅六岁,对此事有主见。他很久没见到司马宗了,偶然想起这件事,就问郁亮:“他以前见的那个秃子呢?”郁亮说他是谋反被杀的。成帝一边哭一边说:“叔叔说别人造反就杀了别人;别人说我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布莱特没想到我的小侄子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真的吃了一惊。
  
  郁亮和陶侃、祖岳、苏君这三个手握兵权的人关系不好,主要是因为郁亮怀疑这三个不靠谱。这三个人,陶侃,都有突出的贡献,但是在平定王敦叛乱上却没有表现。那是因为他们远在广州。王敦失败后,先后调任荆、项、雍、梁四州军部、荆州刺史。早年曾在荆州立功,名声不错。他再次以官员的身份来到这里,很受当地人的欢迎。寿春,祖仁镇。苏军在破乾丰、时贡献最大,后担任溧阳(今安徽和县)文官。明帝后,遗诏褒扬(褒扬)大臣(升官封爵),漏掉了陶侃和祖岳。他们怀疑是郁亮删的,而有传言说两人都在北京投诉。苏军,叶县(今山东莱州,汀县人,今莱阳南)人,秀才。永嘉年间,组织千人,在本县建立根据地,颇有实力。因为敌人打不过曹奔,就带领一部分部队南渡。他是一个在乱世中由书生转变为武将的人物。他在溧阳有一万精兵,招募亡命之徒扩充兵力,并要求政府给他提供粮草。不满意的时候就表示不满。司马宗死后,属下卞禅逃到苏军那里,郁亮命苏军交出。苏军辩解说没有这个人。郁亮曾怀疑苏军有野心,并由此引发了“边严”事件,恶化了双方的关系。
    
  从上面的情况来看,这三个人对法院是有些怨言的,但是除了苏军有点无法无天之外,都没有特别严重的问题。因此,朝廷应该努力化解矛盾,内外合作,共同治理后赵,绝不能采取任何可能激化矛盾的措施。可惜,郁亮走的是后一条路。
  
  迈出第一步没什么大不了的。派文俏为江州武将,江州刺史,镇武昌(今湖北鄂州);舒威的内部历史,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与首都遥相呼应。温峤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人物,需要介绍一下。他是太原(今山西)祁县人。他在刘琨参军。刘琨派他到江南“劝其入朝”(请邪王速即位)。王导、周凯和郁亮都和他很友好。他多次要求返回北方,却被众人挽留。作为布的朋友,明帝在他即位后非常依赖他,他参与了所有的机密事务。他是一个具有非凡才智的杰出人物。郁亮要在上游设置重镇,牵制荆州陶侃和溧阳苏军,于是就担当起了这个重任。
  
  第二个有问题。咸和二年(327年),他决定要求苏君恢复健康,解除他的兵权,让他做一个无足轻重的大司农。王导和边虎不同意。王导曰:“苏军不遵圣旨。还不如暂时包容他。”郁亮以为王导老人又“糊涂”了,就说:“苏军在晋朝,就像吴楚在汉朝一样。狼野心勃勃,想有一天造反。如果现在叫他,即使他不服从,也是浅灾。过一段时间,他的势力会更强,更难对付。”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他不认为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消除邪恶。卞虎与他争辩,却上书文桥,说:“我原献足下为外援,今恨足下,不能共谏。”文巧知道了,写信劝说。但郁亮心意已决,再也听不进不同意见了。
  
  它对王导说的话是当庭公开说的。苏君知道后,派人到建康,对郁亮说:“无论远近,都绝不拒绝雇贼。”在法院服务就做不到。”郁亮当场拒绝,随即命弟耿丙为吴内史,与驻守两淮的郭默领兵戒备,再下诏苏军入朝。苏军再次要求调到北方某县,还是被拒绝了。苏军本人本打算奉命入朝,但下属任让认为在朝不会有生路,劝其造反。苏军决定起兵。从这个过程来看,郁亮没有逼得太紧,事件是可以避免的。
  
  苏君知道祖玥对朝廷有怨气,邀请他去和郁亮商量。祖岳欣然应诺。十一月,祖岳派他的侄子祖欢和女婿许去见苏军。叛乱已经开始,但还没有发生战斗。
  
  从文桥得到苏军拒绝的消息,只想带兵保卫建康。郁亮没有把握,就写信给他说:“我担心的是西方(指荆州陶侃)而不是黎阳。不要越过雷池。”池磊位于安徽省望江县的东南部,这里的雷水任江汇聚一池。它怕陶侃兵变,就让文桥留下来站岗。郁亮怀疑陶侃,说明他对陶侃的认识不足。然而,这封信产生了一个典故,后人经常用池磊来比喻不可逾越的界限,这是郁亮意想不到的。
  
  当时朝廷有人向王导献计,建议趁苏军将士还在长江北岸的时候,抓住时机进犯,守卫溧阳江上的那一天,阻止他们渡江,利用优势向溧阳城进击,以求一战胜利。反之,若让苏军主动出击,敌人将兵临建康城下,人心惶惶,事情就难办了。王导同意他们,但是郁亮拒绝收养他们。
  
  十二月,苏军部将黄韩、张謇等攻下长江南岸的古蜀(今安徽当涂),夺下那里储存的米盐。亮大惊,只是后悔没有先取得主动。他不得不在首都宣布戒严令,准备打一场防御战。
  
  咸和三年(328年)正月,文桥见形势吃紧,即从武昌(今湖北鄂州)向东,进浔阳(今黄梅西南,雷驰以东约100公里)。同月下旬,苏军率两万人从横江(今安徽和县)渡江至河南岸的牛柱山,击溃当地政府军。二月初,苏军到达伏舟山(今南京太平门以西)。这一次,提出阻止敌人渡河,先取攻势的陶慧,料定苏军不敢直指石城,必从南方的杨晓丹来,可以埋伏敌人,但郁亮不听。后来他知道苏军真的是从那边来的,晚上迷了路。队伍乱成一团,郁亮又后悔了。
  
  苏俊金逼健康。卞虎率军苦战,却被敌人打败,两个儿子都在力战中阵亡。卞虎,元判(今山东曹县西北)人,因天下大乱,先后居、、成帝三朝。他诚实节俭,工作勤奋,不喜欢信口开河。他是当时少有的实干家:战死时48岁,这是金朝的巨大损失。苏军作战时放火烧风,政府机关全部被烧。边胡战败,政府军士气下降。郁亮亲自领兵部署在建康城的杨轩门(南门)。士兵们不听命令,丢下武器逃跑了。想不到,只好带着几个兄弟上船,逃之夭夭。
  
  对付叛军是王导的差事。当叛军进攻时,他命令仆人楚秀去请皇帝出来,在大厅里坐下。可怜的皇帝才八岁,一慌之下,只好被楚秀带了出来,王导等几个大臣登上了御床。王导临时任命刘超为右卫将军,让他和钟雅、楚秀两个侍立在皇帝身边。叛军士兵来到庙里,楚秀喊道:“苏状元(苏是状元将军)来祭奠至尊了。军人是不允许胡来的!”兵变者不到殿上来,却冲进后宫掠夺。很多官员被士兵拖去挑担子,士官长被剥光衣服,只好用草和土盖住身体。康城内外,哀号哭喊之声不绝于耳。
  
  苏军占领建康,封所有部下为爵士。他们也没有得罪王导,依然让他做原来的司徒(宰相)。你不必谈论它。建康暂时是这种状态。
  
  文乔一直很重视郁亮,虽然郁亮落荒而逃,但文乔对他还是很尊重的。两人互推冠军,但文巧的表哥文冲劝他们推荐一个全副武装的陶侃。文樵答应了,于是派王弼到荆州(今湖北荆州),邀陶侃共赴国难。陶侃声称自己只是地方武官,不敢越权。文桥去过几次,陶侃都拒绝了。文俏无可奈何,只得顺从其意,派人送信,说:“仁义顺从,仆从先行。”出发后,参军的毛宝从外地回来了解到这一情况,劝文巧:“要做大事,必须团结各方,齐心协力。我们要追回使者,再写信,说一定要一起加入入侵。如果抓不到信使,就得再派人。”文巧恍然大悟,收回信差,又把信发了一遍。陶侃得到允许,立即派领兵去找杨。在陶侃的支持下,文乔宣布讨伐苏君和祖岳。那是咸和三年的四月。
    
  从陶侃前前后后的所作所为来看,他绝不是那种对自己的兴衰成败漠不关心的人。他是都阳(今江西博阳)人。孙武死后,他搬到庐江去找杨。鲁太守以此为主簿。张奎的妻子生病了,需要去数百英里外的地方接医生。当时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官员们都不愿意去。但陶侃认为,郡主之妻,犹如郡主之母(古代郡主为诸侯,郡主与诸侯有君臣之谊,故有此比)。父母生病怎么能不尽心尽力,于是毅然上路。每个人都钦佩他真是一个正直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不忠于自己的国家呢!
  
  他工作认真,效率高。无论远近,他都会亲自回复,从不耽误时间。他常说:“大禹惜每寸阴,我们这一代普通人也要惜每寸阴。”他最讨厌喝酒和赌博,他的员工制造了这种麻烦。训斥他,把器皿扔到河里,下级官员也犯了,甚至打他。当有人送礼物时,他总会询问礼物的来历。如果是辛苦的工作,即使很小,他也乐意接受。如果是从邪路得来的,就不服,严厉斥责。他有一次旅行,看见有人手里拿着一把未熟的米,就问怎么处理。这个人说是拉出来玩的。他气愤地说:“你不种地,还偷别人的米玩!”生活把这个人打死了。他在荆州的时候,想在当地造船,就下令把竹片都藏起来。他们不知道躲起来有什么用。后来开会的时候,雪后地面湿漉漉的,木屑正好用来洒在地上。桓温取蜀时,造船需要铁钉,他存放的零散竹料正好派上用场。晋代流行信口开河,做实事的人往往被认为低俗。自然,这样的实干家很少。
  
  这样的人是不是不愿意和别人共赴国难?更有甚者,他的儿子展涛在建康之战中阵亡,这更增加了家族的世仇。但是为什么要躲闪呢?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有怨恨。以前,你认为我不配管理朝政。现在,你为什么要我主持宫廷事务?仅此而已。
  
  他大概觉得“架子”不够,就命令邓公返回荆州。文乔急了,又写了一封,说“事业成败”取决于他是否参加,并称赞他“为大津忠臣,为桓温作出了贡献”。同时他还用利益说,如果江州失守,苏军和祖约在此设官守备,对荆州也是危险的。此外,北有后赵,西有李,三面受敌。王湘琦也说:“苏军是豺狼。一旦他成功了,天下虽广,任公无立足之地!”于是陶侃下定决心,立刻登船,派兵去找杨。
  
  五月,陶侃到达旬阳。文巧自然高兴,郁亮却害怕。外面还盛传陶侃要杀郁亮以谢天下。但郁亮听了文俏的计策,见了陶侃,下拜赔礼道歉,自责不已。陶侃没有恶意。看到他这样,他很吃惊。从此三人同心,领兵至建康。原来文桥只有七千兵。陶侃来了之后,一共四万兵,规模庞大,震动远近。
  
  现在轮到苏军紧张了。他决定坚守石城,带上小皇帝。王导极力劝阻,但无济于事。八岁的孩子哭着哭着上了车。刘超、钟雅步行跟随,于迅和其他官员跟在后面。成帝进了石头城,住在原来做仓库的房子里。刘超每天教他读孝经和论语。除了等待情况发生变化,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那里消磨时间。
  
  王导也可以进行一些秘密活动。他以太后的名义,命令吴国的官员(吴郡、吴兴、惠姬)起来拯救皇帝。郁亮任用郁兵,吴国国内历史上早就被苏军赶走了,但是苏军说不清有多少军队防守东部。他只能从朝廷官员中选一个蔡默来做吴的国内史。辉县超出了他的权限。起义军西进后,东边的百姓有了底气,于是掌管内政的王澍借一万兵给逃到那里的耿秉,要他西渡浙江(钱塘江);吴兴太守玉潭、宜兴太守顾忠、蔡瑁等也纷纷响应。虽然他们的兵力不够强大,但至少牵制了一部分苏军的兵力。
    
  苏军两面受敌。他登上石头城的烽火台,看着陶侃等的水军。在河上。他非常害怕。然而,这场反叛乱打得非常艰苦,拖了很长时间。从闰五月,陶侃水军开到石城门口,直到四年(329)二月中旬才彻底结束,历时十个月。
  
  苏的战斗力很强。荆、江州兵善水战,苏军兵惯步战。文乔刚到的时候,有一道命令:“凡有士兵上岸,必死。”陶侃也说,“贼兴旺,难与人争。”需要长时间的相持才能寻找到战胜敌人的机会。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是怕苏的。如此得力的军队,本该让他们在与后赵的战斗中发挥作用。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镇守广陵(今江苏扬州)的杜坚,于闰五月中旬渡江,与陶侃、温峤会合。六月,于阗等人与苏作战,屡战屡败。从建康逃到陶侃军中的商垂孔谭(孔谭和一起提出先攻溧阳),建议退回京口(今江苏镇江),以加强在东方的势力。经过的商量,建带着后来的大将郭默到了京口,建起了大冶(今丹阳北)、曲阿(今丹阳)、郭婷(今武进西北)三个根据地。在卫生方面,陶步还在石头城附近建了一个白石基地。都是和叛军僵持不下。苏军真的把白石垒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派兵强攻,但就是打不下来。大基也遭到了叛军的猛攻,守军奋力抵抗,但最终还是坚守住了。
  
  7月中旬,发生了一起针对叛军的事件。祖的部下与后赵有染,率领后赵军渡淮水,祖岳逃往溧阳。之后,赵军攻占寿春二万余户。这是东晋的一大损失。但此时此刻,苏军的心腹陆勇却在思考自己的未来。9月初,王导得到了他的帮助,带着两个儿子逃到了白石来。但是苏军的军事潜力还是很强的,进攻掠夺一切都能成功。叛军仍然看不到胜利的曙光。陶侃甚至打算返回荆州,以防西北两边不测。至于平定苏、祖之乱,我想留待以后再说。但文乔坚持战斗到最后,还责怪陶侃“不从众,独归”。毛宝知道光谈没有效果,于是自告奋勇,带领部队上岸烧敌人的粮草。他对陶侃说:“如果我不能成功,仁公就自己走。”陶侃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给了他一个兵。毛真的把句容(今江苏)、湖熟(今江宁县湖熟镇)储存的粮草都烧掉了。苏和本来就缺粮食,叛军的士气为之一振。陶侃自然坚定了战斗到底的决心。
  
  9月下旬,起义军获得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胜利:首犯苏军被斩首。
  
  此时,苏军大将张謇和黄韩正在强攻大业基地,形势十分危急。陶侃欲领兵救援,长史羡慕地说:“不如攻石救大业。石头城紧,大业之围自解。”按照陶侃的计划,他率领水军进石城,郁亮、文俏、赵胤也率领一万步兵从白石基地进攻,于是苏军率领八千人应战。激战中,苏军看到赵胤被匡时打了回来,心中大喜。他喝了酒,带着几个骑兵冲上前去。没想到,当冲锋受阻,他想返回时,坐骑突然打滑,掉了下来。叛军分配派彭森和李倩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投出长矛,全部命中苏军,众人蜂拥而至,砍下他的头,分尸,好让他去报功。叛军看到苏军被斩首,都高呼“万岁”,岸上的河水声震大地。
  
  但是,石头城没有拿下,战斗没有结束。苏军已死,部下令其弟苏仪为主力,防守石城。黄韩等。得知大业围城,回到石头城。
  
  建康四年(329年)正月,阿津官员鲁花在建康城劝说守将匡叔向义军投降。但在石城,刘超和钟雅想带着小皇帝一起逃出城。苏易文发现两个人都被杀了。成帝的情况更苦。
  
  战斗终于进入了最后阶段。起义军攻打溧阳,祖约只带了几百人,逃到后赵和于君投降。二月,起义军攻克石城,杀死苏仪。一个将官把他接走,带到文桥的一条船上。张謇、等人逃到平陵山(今江苏溧阳),被郗鉴的追兵解决。叛乱现在完全结束了。
  
  历史评价
  
  此战,金廷依托荆、姜二州,合力讨苏军,扬长避短,待命作战;建基地分散军队潜力,及时烧其粮草和资金,最后取得胜利。
  
  在这次事件中,建康官署化为废墟,可用于抗击北方的两支精锐部队也消耗殆尽。人们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更难以计算。这样的内耗,金朝的复兴当然是不可能的。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