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比慈禧太后还奢侈的石崇,就连如厕竟有十个丫鬟伺候他

比慈禧太后还奢侈的石崇,就连如厕竟有十个丫鬟伺候他

2022-05-10 16:06:43

比慈禧还奢侈,石崇上厕所都要无数宫女伺候。让我们来看看感兴趣的读者和论历史小编吧!

 
“争富”的背后,有个人的错误观念,更有爱面子的文化、习俗、人情等现实土壤。而习俗就像“无形的翅膀”,能潜移默化地浸润人的情操,悄无声息地规范人的行为;也能像水银一样侵蚀公序良俗。
 
于是乎,正是鉴于此,鲁迅先生曾高瞻远瞩地提出,要把坏的风俗习惯列入“革命”的内容。“如果不进行这些改革,革命就一无是处,如在沙上建塔,顷刻间就毁于一旦。”
 
换句话说,西晋的宗族政治是相当独特的。这一时期,权贵家族的权力凌驾于皇权之上,法规混乱,以至于世风日下。当时上流社会的主基调是“争富”。贵族和士绅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竞相挥金如土,大肆吹嘘奢华
 
石宝幼子石崇拜荆州刺史。石崇在任期间,勾结土匪,抢劫来往的富商,实际上积累了不少家财。“富贵荣华,金碧辉煌,嫔妃数百人,个个金衣玉食,花枝招展”。可以说,石崇当时享受的待遇堪比后世的慈禧老佛爷。
 
据说就连石崇上厕所的时候,都有十几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在一旁等着。在石崇家里上厕所的客人也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上完厕所后,他们需要用浓重的香水、炸甲粉等香料去除异味。然后,她们还要在一群美女的服务下,换上新衣服出厕所。
 
石崇每次请客吃饭,经常会请家里的美女陪客人。如果客人不尽兴,那么女主的美色就要倒霉了。有一次,宰相王导和将军王敦应邀到石崇家里做客。王导早就听说过石崇的习性,所以虽然酒量不错,但还是来者不拒,最后喝得酩酊大醉。
 
王敦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无论石崇怎么劝他喝酒,他还是不肯喝。一怒之下,石崇杀了三个接连敬酒的美人,王敦却依然板着脸说:“你与我何干?”
 
石崇之所以“名垂青史”,就在于他与王锴等贵族争夺财富的“大场面”。
 
王锴是贵族王肃的儿子,也是晋武帝大将司马燕的叔叔。听说石崇家里积累了不少,就打算和他争财。王锴让他家的仆人用焦糖水刷锅,用米饭擦锅,以显示他们的富有。石崇听后,立刻命令仆人把屋里所有的柴火换成蜡烛。王锴不甘示弱,用紫纱铺了四十里,石崇立即用更贵的锦缎铺了五十里。
 
石崇的财富数不胜数,珍贵的香料被用作泥料来粉刷墙壁,而王锴则用埃洛石来粉刷墙壁。晋武帝听说叔父与石崇争财,非常感兴趣,立即送给王锴一棵价值连城的珊瑚树,帮助叔父取胜。王锴似乎在炫耀皇帝送给石崇的珊瑚树,但石崇并不这么认为。相反,他一厢情愿地折断了珊瑚树。王锴大惊失色,再三要求石崇赔钱。
 
对此,石崇轻描淡写地对王锴说:“我想要多少棵珊瑚树就有多少棵。你只需要跟我回家去拿就行了。”王锴跟着石崇来到师傅那里,但师傅的仆人们竟然抬出了六七棵珊瑚树,每棵都比司马燕送给王锴的还要高。至于司马燕送给王锴的珊瑚树,石崇家里有几十棵。现在,王锴彻底认怂了,承认自己不如石崇有钱。
 
这场铺张浪费的闹剧结束了,石崇的巨富在洛阳声名鹊起。当时,有一位大臣傅贤给晋武帝写了一封信。他说:“这种严重的铺张浪费甚至比自然灾害还要严重。现在,这比奢侈更奢侈。而不是被惩罚,反而被认为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怎么能这样下去呢?”晋武帝看了奏章,不予理会。像石崇和王锴一样,他加紧寻找,同时也很奢侈。
 
另一个喜欢为财富而战的土豪叫杨修。他是司马师的妹夫,从小就和司马燕交朋友。依靠这种关系,杨修被任命为强有力的中央警卫。平日里,杨贤喜欢办酒席,她夜以继日地玩。与不知道什么是风格的王锴和石崇相比,杨修相当精致。他对排场的追求达到了新的高度,家里用的木炭都被雕刻成了精致的野兽。各种羊羊美食,引得洛阳土豪纷纷效仿。
 
当时有个财主叫王绩,是司徒王浑的儿子,也是晋武帝的大夫。王吉喜喜欢骑马和射箭。他骑马射击的马场墙壁都是用钱做的,以至于附近的人都把狩猎场叫做“黄金沟”。王绩熟悉王锴,他也喜欢与王锴争夺财富。
 
也就是说,王锴有一艘著名的牛叫“八百里驳船”,价格极其昂贵。为了与王锴争夺财富,王绩特地来找你,并与王锴约定举行射箭比赛。射击的目标是王锴最喜欢的“八百里驳船”。王锴认为他的牛跑得很快,一天能跑800英里,甚至赶不上箭,所以他欣然同意。
 
谁知,王姬的枪法精湛,轻而易举就把“八百里驳”射了出去,还让随从炫耀牛心。杀了王锴最喜欢的牛后,王姬安排随从给了王锴1200金,然后扬长而去。
 
在古代,我们关注的是等级闸阀系统。从这种制度中诞生的特权阶级无休止地攫取和挥霍社会资源,上演一出又一出争夺财富的闹剧,这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这些挥霍无度的大亨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正是他们倡导的奢靡之风,将西晋推向了灭亡的深渊。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