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三国佛教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怎样的流变?

三国佛教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怎样的流变?

2022-04-03 18:02:28

三国时期的佛教,包括公元220-265年的魏、吴、蜀佛教。那么这个时期佛教的发展是怎么样的呢?今天的论历史小编为您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朋友来看看吧。

其中,魏沿袭后汉,定都洛阳,各种文化都继承了后汉遗风,所以魏朝的佛教也可以说是后汉佛教的延伸。

在此期间,来自天竺、安息、康居等国的坦伽罗、坦迪、康僧铠等先后来洛翻译经典。魏明帝(227-239)有一座大宝塔(见《史记》),而陈曹植也喜欢读佛经,创造了。据吴江南,建都。佛教从中原传入。当时,芷倩、康僧会先后入吴。

孙权让智谦取经拜为大夫,让他和赵薇等人一起辅导东宫(见《僧集》卷十三)。而康僧会觉得舍利子,让孙权为其建寺塔,第一座寺庙就建成了。阚泽让孙权回答这个问题,“评价三教,尊重佛法”(《洪光明记》卷一引兀术)。后来孙权的孙子孙皓即位,即将毁坏佛寺,亵渎佛像。由于佛教僧侣的影响,他最终接受了五戒。

 

蜀国远离西方。据旧书记载,有两卷《蜀守冷言》和两卷《蜀普景》(《楚三藏纪纪》卷二),似乎都传播了佛教。但这两卷书在蜀中失传已久,其详细情况没有记载。所以只有魏武的记载,没有蜀国的记载。

戒律的传播是三国时期佛教的一个重要事件。首先,魏国虽然佛教盛行,但僧人只是剪去头发,并不接受戒律。所有的斋戒仪式都是咸的,在传统的寺庙里被采用。

魏嘉平帝废帝第二年(250年),中智天竺的达摩沙门柯加罗前往洛阳(此云法),主张一切行为应随佛,于是洛阳僧尼要求译戒。罗的恐惧法则是如此的广泛,以至于不能被大众所接受。于是,他翻译了摩诃僧部的戒律书《僧戒》,邀请当地梵天僧人举行业力禅修,宣讲戒律。

这是中土戒律的开端,后人把伽罗作为戒律的始祖。当时还有沙门坦迪(此云法是真的),也是擅长规训的。魏乡公乙元二年(255)来到洛阳,在白马寺翻译了一部《坛经》羯磨卷,在中土广为流传。因为它起源于坛武德的广法,也就是四分法,后来中土诸法独尊四分,与此有关。当时朱世行等人开始按此因缘受戒,一般是以学者身份在土耳其出家的开始。

魏晋时期的翻译家,除了谭克甲罗、谭棣之外,还有康居沙门康僧铠,他在嘉平末年来到洛阳,翻译了《余家长者问经》、《无量寿经》四部书。

此外,龟兹沙门于贵人镇公干禄三年(258)来到罗罗,翻译了《无量清净平等觉经》第二卷、《佛萨卡经》第一卷、《菩萨行经》第一卷、《楞严经》第一卷等七部著作。此外,安法显,一个休息的沙门,在魏时期翻译了三卷《罗摩噶经》和两卷《大般若经》。翻译日期不详,他所有的书都不见了。

吴译经始于武昌,盛于建业。共有五位译者:魏巍、朱江、支谦、康僧会和杰。魏只难为沙门天竺,是在孙权的三年(224年)。

他将梵天法句经带到武昌,与同伴朱江燕、智谦合译两卷,后被校订(现存)。继朱妍之后,黄龙二年(230),在杨度(建业)为孙权翻译了《三昧经》和《佛教医经》(现存)。其中《佛教医经》是与智谦合译的。这个时代的典籍翻译大师支谦就是这个月祖的一员。他的祖父是汉灵帝(168-189)的弟子。

支谦在带领数百名中国人入籍中国时,在中国出生。智良,早年受教育的弟子,汉献帝末年为避乱前往武昌,甚至入建业,直到被废黜的武帝梁建兴(252-253)中期,致力于翻译经典。翻译涉及的佛经范围很广,包括大乘的般若经、宝笈、大吉等。有八十八卷一百一十八卷,有五十一卷六十九卷(据《开元佛教与教育录》)

卷二)。在重要的译著中,有两卷《维摩诘经》、四卷《大杜明无极经》和两卷《瑞应王子本齐静》等。魏晋间流行后汉支译的《邢弢般若经》十卷和《寿冷衍三昧经》(失传)两卷。

他继承了支谦甲骨文的思想体系,将道行改为杜明,风格变得简洁流畅。纯意译,也就是没译过的口头禅,也不例外(比如微秘无涯门里的八字口头禅)。他还为自己翻译的《生簿》做了注释,这是最早的注释之作(《僧集》卷六,83)。

僧社的始祖是康居人,住在天竺。他的父亲因为生意搬到了那个地址,僧社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出家了,这样他才能了解三藏。赤武十年(247)来到建业,先后翻译了《六度集经》(现存)九卷、《悟品经》(般若五卷,失传)等。

他还写了《安辩守仪》、《法经》、《道术》三部经典的注释,都作了序。早年,他从陈晖等人那里继承了安世高的“和”论。他在《正和序》中论述,心溢是由内外六情引起的,要修“正和”,即数趣、循、止、观、回、净六行。这是和尚协会理论的要点。

 

梁强在汉武帝废梁武帝第二年(255年)接任(郑无畏),在胶州翻译了《法华经》和《汉文三昧经》,即《郑Hokkekyo》(失传)六卷,这是《Hokkekyo》的第一个译本。此外,古旧志中有八十七种失译,认为出自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元志》卷二)。

这一时期中土沙门开始向西求法,也就是朱世行。石,颍州人,出家学般若。

因为此经旧译不连贯,难以讲通,所以常感叹其译不好,又听说西域有更完整的大品经,遂立誓西求。甘露五年(260年),我从永州(今陕西省长安县西北)出发,渡过流沙,到达玉田,撰写了梵天版《大品般若》,九十章六万余字。他留在田里,八十岁去世。

佛教在三国时期的传播,虽然不广泛,但已逐渐与固有文化相结合。

例如,支谦和康僧会,他们都出生在中国的西部地区,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在翻译中,他们不仅使用优雅的词语,而且还自由地使用老的成语来表达佛教思想。其次,智谦按照《无量寿经》和本书开头做了三个梵文的连词,和尚协会也按照《泥巴》二卷做了一个梵文的

他们都创造了佛经中故事的赞美音调,这是熟悉的音乐。老僧社来吴传播佛教时,也带来了印度佛教绘本。当时的画家曹步兴因画佛像而成为著名的艺术家。这些都对佛教的传播有很大的影响。至于寺塔建筑,佛像雕塑,都有些规模,但有没有遗迹留下,不好说。

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
标签: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