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百科 > 王冕传文言文翻译

王冕传文言文翻译

2019-12-05 11:18:13 阅读:2938 文史百科

 王冕传<a href=/tag/wenyan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文言文</a><a href=/tag/fany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翻译</a>

  王冕传(诸暨田家子)

  [清]朱彝尊

  王冕,字元章,诸暨田家子也。父命牧牛,冕放牛陇上,潜入学听村童诵书,暮亡其牛,父怒,挞之。他日依僧寺,夜坐佛膝,映长明灯读书。安阳韩性异而致.之,遂从性学,通《春秋》。

  尝一试进士举,不第,焚所为文,读古兵法。恒著高檐帽,衣绿蓑衣,蹑长齿屐,击木剑,或骑牛行市中。人或疾其狂,同里王艮特爱重之,为拜其母。艮为江浙检校,冕往谒,履敝不完,足指践地。艮遗之草履一两,讽使就吏禄,冕笑不言,置其履而去。归迎其母至会稽,驾以白牛车,冕被.古冠服随车后,乡里小儿皆讪笑,冕不顾也。所居倚土壁庋釜,执爨养母,教授弟子,以为常。

  高邮申屠駧任绍兴理官,过钱塘,问交于王艮。艮曰:“里有王元章者,其志行不求合于俗,君欲与语,非就见不可。”駧至,即遣吏自通。冕曰:“吾不识申屠君。”谢不见。駧乃造其庐,执礼甚恭。冕始见之。

  东游吴,北至燕。泰不华荐以馆职,冕曰:“公愚人哉!不十年,此中狐兔游矣。何以禄为?”翰林学士危素,冕不识也;居钟楼街,冕知之。一日,素骑过.冕,冕揖之坐,不问名姓,忽曰:“公非住钟楼街者耶?”曰:“然。”冕更不与语。素出,或问客为谁,笑曰:“此必危太朴也。吾尝诵其文,有诡气,今睹其人举止,亦然。”

  冕善诗,通篆籀,始用花乳石刻私印,尤长画梅,以胭脂作没骨体。燕京贵人争求画。乃以一幅张壁间,题诗其上,语含讽刺,人欲执之。冕觉,乃亟归。谓友曰:“黄河北流,天下且大乱矣。”携妻孥隐会稽之九里山,号煮石山农。

  太祖既取婺州,遣胡大海攻绍兴。居人奔窜,冕不为动。兵执之,与俱见大海,大海延问策,冕曰:越人秉义,不可以犯;若为义,谁敢不服?若为非义,谁则非敌?”太祖闻其名,授以谘议参军,而冕矣。

  朱彝尊曰:当元之季多逸民,冕其一也。自宋文宪《传》[注]出,世皆以“参军”目之,冕亦何尝一日参军事哉?因别为传,上之史馆,冀编纂者择焉。

 

  译文

  王冕,字元章,是诸暨农家子弟。父亲命他在陇上放牛,他却偷偷地溜进学舍听学生们念书,晚上回来竟丢了牛,他的父亲生气了,狠狠地打了他。有一天,王冕到寺庙居住,晚上在佛像的大腿上坐着,就着长明灯读书。安阳的韩性听说了,很惊讶,便把他收作弟子,于是王冕就跟从他学习儒学,通晓《春秋》。

  曾经参加进士考试,不中,就烧了文章,读古代兵法。一直戴着高檐帽,穿绿蓑衣,踩长齿屐,舞木剑,有时在行市中骑牛。有人厌恶他的狂行,同乡王艮却敬重他,因为他来拜见他的母亲。王艮担任江浙检校,王冕去拜见他,鞋破不全,脚趾踩地。王艮送他草鞋一对,劝他出来做官,冕笑不语,留下鞋子离开了。回去后迎接母亲到会稽,驾着白牛车,王冕穿着古冠服跟在车后,乡里小儿皆嘲笑他,王冕不理。他所居之处非常简陋,烧火做饭侍养母亲,教授弟子,一直不变。

  高邮人申屠駧担任绍兴理官,经过钱塘,询问王艮有何朋友。王艮说:“乡里有个叫王元章的,他的志行不求与俗相合,如果你想跟他说话,非去见他不可。”申屠駧到后,就派手下小吏去通报。王冕说:“我不认识申屠。”闭门不见。申屠駧就亲自去王冕家拜访,礼节甚恭。王冕才见他。

  王冕向东游览吴地,向北到达燕地。泰不华推荐他去馆阁任职,王冕说:“你傻呀!不到十年,这里就要成为狐兔游耍之地。做什么官?”翰林学士危素,王冕不认识他;住在钟楼街,冕了解他。一天,危素骑马拜访王冕,王冕请他坐下,却不问他名姓,忽然说:“你是不是住在钟楼街的那人?”答:“对。”王冕就不再与他说话。危素出来后,有人问王冕那人是谁,王冕笑答:“此人必定是危太朴。我曾经诵读他的文章,有诡异之气,现在看到他的举止,也是这样。”

  王冕善写诗,通晓篆籀之术,起初用花乳石刻私印,尤其擅长画梅,用胭脂创作没骨体。燕京权贵争相求画。王冕就用一幅画挂在壁间,题诗其上,语含讽刺,有人想抓他。王冕发觉,就跑路了。对朋友说:“黄河向北逆流,天下将大乱了。”于是带着妻儿隐居于会稽的九里山,自号煮石山农。

  太祖攻下婺州后,派遣胡大海攻绍兴。居民奔逃,王冕不为所动。士兵抓到他,与他一起去见胡大海,大海向他请教治理之策,王冕说:越地之人重义,不可以冒犯;如果你所做的是义事,谁敢不服?如果所做非义,谁不是你的敌人?”太祖听说他的名声,任命他为谘议参军,然而王冕却已经挂了。

  朱彝尊说:当初之季多隐逸之民,王冕是其中之一。自从宋文宪写的《王冕传》出现后,世人都以“参军”看待王冕,但王冕何尝做过一天的参军呢?于是我特别写此传,献给史馆,希望编纂者挑选。

 

  (译者/尹瑞文)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