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皇帝女儿也不幸:不少嫁不出去 或者当小老婆

皇帝女儿也不幸:不少嫁不出去 或者当小老婆

时间:2019-01-29 00:01:50 阅读:21 野史秘闻

   元代计有公主47位,未嫁出去者有1位,亦即晋王甘麻拉女寿宁公主。

  明代有公主82位,其中未嫁出去者有25人,她们是:太祖朱元璋的亲孙女宜伦公主、南平公主、仁宗朱高炽女德安公主、延平公主、德庆公主、宪宗朱见深女长泰公主、仙游公主、孝宗朱祐樘女太康公主、兴献王朱祐杌女长宁公主、善化公主、世宗朱厚熜女常安公主、思柔公主、归善公主、穆宗朱载厚女蓬莱公主、太和公主、神宗朱翊钧静乐公主、云和公主、云梦公主、灵邱公主、仙居公主、泰顺公主、香山公主、天台公主、怀淑公主、思宗朱由检女坤义公主、昭仁公主。

  清代共有100位公主,其中未嫁出去者有37个,她们是:世祖福临第一女、第三女、第四女、第五女、第六女、圣祖玄烨第一女、第二女、第四女、第七女、第八女、第十一女、第十二女、第十六女、第十七女、第十八女、第十九女、第二十女、世宗胤稹第一女、第三女、第四女、高宗弘历第一女、第二女、第五女、第六女、第八女、仁宗秬琰第一女、第二女、慧安和硕公主、第六女、第七女、第八女、慧愍固伦公主、宣宗曼宁女端悯固伦公主、第二女、端顺固伦公主、第七女、第十女。

  这些嫁不出去的公主,有一些是因为很早就了(以宋、清两代为多),但还有相当一部分并非是因为早卒,而是没人愿娶或没人敢娶——古代的男人大概也不愿意心甘情愿当“气管炎”或“床头柜”!

  已经嫁出去的那些也并非个个都生活得很美满,她们当中有的人结了婚马上又离婚,如唐昭宗李晔女平原公主,嫁给李继偘之后,不到一个月就“拜拜”了,有的结过几次婚,如西汉王朝的(楚)汉公主,先后嫁给岭娶、翁靡、狂生三个人;东晋简文帝女新安公主先后嫁给桓济、王献之两个人;唐中宗李显女安定公主先后嫁给王同皎、韦濯、崔铣三个人;玄宗李隆基女兴信公主先后嫁给张垍、裴颖、杨敷三个人;唐肃宗李亨女宁国公主先后嫁给郑巽、薛康衡、磨延啜三个人;辽兴宗耶律宗真女魏国公主先后嫁给萧撒八、萧阿速、萧窝匿三个人;元太祖铁木真女赵国公主先后嫁给不颜昔班、镇国、孛要合三个人;元世祖忽必烈女鲁国公主先后嫁给干罗陈、铁木儿、蛮子台三个人。

  至于给人家当“填房”或当小老婆者也不乏其人:如北魏太祖拓跋珪女获泽公主就是嫁给闾大肥为继室(填房)、北魏文成帝女建兴公主、平阳公主给同一个人——刘昶为继室。

  南北朝时刘宋武帝刘裕女呈郡公主嫁给褚湛之为继室。

  隋炀帝杨广女义成公主嫁给染于为继室。

  唐代荣王李琬女小宁国公主嫁给回纥英武可汗当“媵”(小老婆)。

  五代十国时,后梁太祖女金华公主嫁给罗廷规为继室。

  元太祖铁木真女昌国公主嫁给孛秃为继室、太子阔出女八不叉公主嫁给纽林为继室、太子真金女鲁国公主嫁给蛮子台为继室、秦王忙哥刺女奴兀伦公主嫁给锁儿哈为继室、安西王阿答难女兀鲁真公主嫁给纽林为继室、成宗贴木儿女昌国公主嫁给阿失为继室、赵国公主嫁给阔里吉思为继室、魏王阿木哥女曹国公主嫁给王焘为继室。

  从上面所引的这些材料中我们不难看出:

  1.并非所有时代,所有皇帝的女儿都不愁嫁不出;

  2.已经嫁出去的皇帝的女儿也并不总是高人一等。

  一般说来,在下面这几种情况下,皇帝女儿的身价与其身份常常名不副实:

  1.皇朝衰落、各地方政府或占地为王的军阀势力超过中央、到了尾大不掉的时候,如唐代后期从文宗李昂时代开始,到昭宗李晔时止,44位公主中仅有6人嫁出,其中一人(昭宗女)平原公主还是正月结婚,二月就离婚了的,注意:平原公主婚姻之失败并不是因为她自恃公主身份看不起丈夫,而是丈夫自恃节度使(军阀)李茂贞之子的身份没有瞧得起她这个公主。

  2.民族矛盾——这种矛盾说穿了乃是政治矛盾大于民族和解时,作为“和亲”——和解手段的“和亲公主”往往会身价一落千丈,有的甚至还有性命之虞。如五胡十六国时代西凉太祖李暠女长公主本已与北凉三任王沮渠茂虔订婚,后因北凉与西凉刀兵相见而绝婚;再如唐代的静乐公主和宜芳公主本已嫁给契丹可汗李怀节和奚可汗李延宠为妻,但二李见唐代自“安史之乱”后国势大大削弱,不想做“天可汗”的附庸,因而成婚之后不到半年就叫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做了刀下之鬼。

  3.门阀士族制度不仅深入人心,而且扎根人脑。在这种情况下,公主虽然有“皇帝女儿”的身份,但也往往敌不过(至少在人们的心目中敌不过)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我们前面举的郑颢恨白敏中就是一个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在唐代以前(甚至包括唐代),连有些皇帝本人都打心眼里觉得“名门”之人高不可攀。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南朝刘宋帝国有一位名叫王弘的大臣,是宋武帝刘裕的亲信,此人虽然姓王,但却是“不入品”(即庶姓)的王,因而也就不得进入“士大夫”的行列。有一天他为此事求助于皇帝,刘裕对他说:你如果想当士大夫,前提条件是能与王球(名门望族,时任宰相)坐在一起。你不妨说奉我的命令,前去试试。”——(沈约修撰的《宋书》这样写道:“中书舍人王弘为太祖所爱,遇上谓曰:‘卿欲作士人,得就王球坐,乃当判耳!’”)

  王弘“傻狗不识臭”,真的到王球家去拜访,当他打算坐在王球的身边时,王球用扇子阻止他说:“你不可以坐”(“若不得尔!”)王弘气愤而回,向刘裕诉苦,刘裕把手一摊说:“我便无如此何!”——“我也拿他没办法!”

  稍后于王弘有一位纪僧真,他向当时的宋孝武帝刘骏请求成为“士”,刘骏回答说:“这事由都官尚书江敩做主,求我也没有用,你可以去找他试试。”纪僧真是刘骏最为宠信的大臣之一,可他到了江敩那,遭遇与王弘相同。回来之后,纪僧真向皇上诉苦,刘骏回答说:“士大夫不是皇帝可以委派的!”连皇帝都觉得名门望族的身价高不可攀,更不用说一般的士大夫及平民百姓了。

  我们不是考据论者,更不是为了考证而考证,我们花费相当多的笔墨说明皇帝的女儿其身价并非总是天下第一,目的无非是想善意地给那些喜欢以偏概全的读者朋友们提个醒,千万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