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鉴赏 > 送杨氏女(韦应物)原文、翻译和赏析

送杨氏女(韦应物)原文、翻译和赏析

2018-06-13 16:30:51 来源:论历史

   送杨氏女⑴

  韦应物

  永日方戚戚⑵,出行复悠悠⑶。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轻舟⑷。

  尔辈苦无恃⑸,抚念益慈柔。

  幼为长所育⑹,两别泣不休。

  对此结中肠⑺,义往难复留⑻。

  自小阙内训⑼,事姑贻我忧⑽。

  赖兹托令门⑾,任恤庶无尤⑿。

  贫俭诚所尚⒀,资从岂待周⒁。

  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⒂。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⒃。

  居闲始自遣⒄,临感忽难收⒅。

  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⒆。

 

  注释:

  ⑴杨氏女:指女儿嫁给杨姓的人家。

  ⑵永日:整天。戚戚:悲伤忧愁。

  ⑶行:出嫁。悠悠:遥远。

  ⑷溯(sù):逆流而上。

  ⑸尔辈:你们,指两个女儿。无恃:指幼时无母。恃,是依靠的意思,以小孩对母亲有依赖感,所以又以代指母亲。

  ⑹幼为长所育:此句下有注:“幼女为杨氏所抚育”,指小女是姐姐抚育大的。

  ⑺结中肠:心中哀伤之情郁结。

  ⑻义往:指女大出嫁,理应前往夫家。

  ⑼自小阙内训:此句下有注:“言早无恃。”阙:通“缺”。内训:母亲的训导。

  ⑽事姑:侍奉婆婆。贻:带来。

  ⑾令门:好的人家,或是对其夫家的尊称。这里指女儿的夫家。

  ⑿任恤:信任体恤。任,任从,引申为宽容。庶:希望。尤:过失。

  ⒀尚:崇尚。

  ⒁资从:指嫁妆。待:一作“在”。周:周全,完备。

  ⒂容止:这里是一举一动的意思。猷:规矩礼节。

  ⒃尔:你,指大女儿。当何秋:当在何年。

  ⒄居闲:闲暇时日。自遣:自我排遣。

  ⒅临感:临别感伤。

  ⒆零泪:落泪。缘:通“沿”。缨:帽的带子,系在下巴下。

 

  译文:

  我整日忧郁而悲悲戚戚,女儿就要出嫁遥远地方。

  今天她要远行去做新娘,乘坐轻舟沿江逆流而上。

  你姐妹自幼尝尽失母苦,念此我就加倍慈柔抚养。

  妹妹从小全靠姐姐养育,今日两人作别泪泣成行。

  面对此情景我内心郁结,女大当嫁你也难得再留。

  你自小缺少慈母的教训,侍奉婆婆的事令我担忧。

  幸好依仗你夫家好门第,信任怜恤不挑剔你过失。

  安贫乐俭是我一贯崇尚,嫁妆岂能做到周全丰厚。

  望你孝敬长辈遵守妇道,仪容举止都要符合潮流。

  今晨我们父女就要离别,再见到你不知什么时候。

  闲居时忧伤能自我排遣,临别感伤情绪一发难收。

  回到家中看到孤单小女,悲哀泪水沿着帽带滚流。

 

  鉴赏:

  诗人的大女儿要出嫁,他的心情异常复杂,遂写了此诗。此诗是父女情的白描,是真性情的流露,令人读来感伤不已。

  女儿即将远行,父亲心有不舍,却情难敌义。开头点明女儿将出嫁之事:女儿要嫁往夫家路途很遥远。作者的妻子得早,女儿们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常言:宁要讨乞的娘不要当官的老子,又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一“苦”字说尽孩子们的不幸。念及女儿幼年丧母,自己一身兼父母之慈爱,当此离别之际,心中甚为不忍。但作者还算个好父亲,“抚念益慈柔”——加倍地疼爱她们,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女儿大些,自动代替母亲承担起抚育小妹妹的责任,现在姐姐要出嫁了,姐妹情深,相互抱着痛哭不已,此情此景,苦不堪言。父亲毕竟是男子,自然要隐忍理智些,把满腹愁肠闷在肚里,女大当婚,岂能挽留。但女儿从小缺少内训——来自母亲的教育,以后怎么跟婆婆相处呵,未免牵肠挂肚。幸好所嫁的是户良善人家,他们的宽容,怜惜差不多可以减少过失吧,这是作者的自慰和希望。清贫和节俭本来就是作者所推崇的,因此没有顾虑嫁妆的丰厚完备。同样是自慰,也希望女儿不要责怪当父亲的没什么积蓄。作者吩咐女儿:要孝顺恭敬公婆,遵从妇道,仪容举止应随顺规矩。作者够细心的了。而此时离别,不知何年才能再相见。在古代,交通不发达,如果嫁得远,就难得归宁一次。何况各家有各家的事,作者自身宦游,居处也不一定。女儿出嫁又不是突发事件,自己肯定是早有准备的,平居时也在尽量安慰排遣自己,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伤感一发难收。送罢大女儿,回来看见仍在哭着的小女儿,自己再也忍不住热泪,让它在帽带上任情地流淌。女大不中留,小女儿将来也会出嫁的,家中就剩下自己一个孤老头子了。一想到晚景凄凉,不禁潸然泪下。

  这是一首送女出嫁的好诗。送女出行,万千叮咛;怜其无恃,反复诫训。诗人因为对亡妻的思念,对幼女自然更加怜爱。在长女出嫁之时,自然临别而生感伤之情。诗中说幼女与长女“两别泣不休”,其实父女之间也是如此。作者没有多写自己的直观感受,而是把更多的笔墨用于谆谆教导和万般叮咛:“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赖兹托令门,任恤庶无尤。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强忍住泪水说完这些,送走女儿才发现自己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只能与幼女相对而泣。一个情感复杂、无可奈何的慈父形象由此跃然纸上。

  全诗情真语挚,至性至诚。慈父之爱,骨肉深情,令人感动。“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两句,可作为嫁妆的千秋典范。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文章
精彩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