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亲自出城请降的皇帝:宋钦宗

亲自出城请降的皇帝:宋钦宗

时间:2018-04-15 12:33:16 阅读:8234 战史风云

   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金军渡过黄河,京师开封开始戒严。辅佐大臣劝宋钦宗赵桓向襄阳(今湖北省襄樊)一带逃跑。太常少卿李纲请求上殿面议,他对宋钦宗赵桓说:“道君皇帝把宗社授给陛下,您却打算弃而去之,这合适吗?”赵桓默然不答。

  宰相白时中、李邦彦说都城守不住,只有避一避。李纲反驳说:“天下的城池哪个能有都城坚固?而且宗庙、社稷、百官、万民都在这里,怎能丢掉呢!之计,应当整顿军马,团结军民,坚守都城,等待勤王之师。”赵桓问:“谁能担任统帅,指挥抗金?”李纲答:“白时中、李邦彦虽然未必熟悉军事,然而身为宰相,抚慰将士,抵抗金兵,乃是他们俩人的职责。”白时中十分生气地说:“李纲莫非不能率兵出战吗?”李纲坚定地说:“陛下不嫌我懦弱无能,让臣负责军事,我愿以相报!”于是,赵桓任命李纲为东京留守,负责保卫东京,抵抗金军。

  正在这时,内待前来催促说,皇后已经准备好动身离开开封。宋钦宗赵桓一听,脸色都变了,急忙离座说:“朕不能留在这里了。卿等不要留我,朕要同皇后一起启程。”李纲跪下,一边流泪,一边磕头,以死挽留赵桓。赵桓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对李纲说:“朕今接受卿的请求留下来。治兵御敌之事,由你全权负责,万万不可稍有疏忽。”

  当天夜里,宰相白时中、李邦彦连夜进宫,又劝宋钦宗赵桓尽早离京,赵桓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动身。第二天早上,李纲入朝,走到午门,看见禁卫军整装待发,皇上的乘舆也准备好了。李纲知道赵桓又改变了主意,他着急地大声问禁卫军:“你等究竟愿意留下守卫宗庙社稷,还是愿意随皇上逃跑?”禁卫军齐声答道:“父母妻子都在这里,愿死守京城!”

  听了禁卫军的答话,李纲急忙入宫对赵桓说:“陛下已答应留下,怎么忽然又要启程了?六军父母妻子都在这里,愿以死守城。陛下强迫他们护驾出走,万一中途四散回都,谁来保卫陛下?况且金兵已经很近,探知乘舆尚未走远,用健马快追,怎么抵挡得住?”赵桓这才醒悟过来,下令召回皇后。为了稳定人心,李纲立即晓谕军民说:“圣上主意已定,决心守城,敢有再说离开京师,扰乱人心者,斩!”禁卫六军一听留下坚守,一齐高呼“万岁!”

  李纲正在部署守城,金军就到了都城西北的牟驼冈。牟驼冈是宋军养马的地方,两万匹军马和大批草料,都落入金军手中。赵桓得到消息大吃一惊,急忙召集群臣商议对策。李邦彦说:“都城兵微将寡,勤王兵一时又到不了,除了割地求和,没有别的法子。”李纲反驳道:“金兵孤军深入,所带粮草不多,不必那么怕他。万一出战不利,可以闭城固守。同时,急催各路勤王之师火速前来,那时内外夹攻,一定可以打败金军,割地求和的事,千万不能干!”

  可私下里,赵桓却接受了李邦彦的意见,派使者前往金营商议割地求和。使者走到半路,碰上金军的使者吴孝民,于是宋朝使者又领着吴孝民回到开封。金军使者吴孝民对赵桓说:“上皇已经禅位,过去的事情不必计较了。请少帝(指钦宗)同大金重新结盟修好,派遣亲王、宰相前往我军请和。”赵桓问大臣们道:“谁可以担任去金营请和的使者?”李纲请求派他前去。赵桓说:“你身负守城重任,国家安危,系卿一身,岂可离开?让李棁去吧。”李棁(音:卓)是枢密院的长官。

  前往金营议和的使者确定之后,大臣们都退了下去,只有李纲留下不走。他问赵桓到底为什么不派自己出使金营。赵桓回答说:“卿性格刚直,前去议和不合适。”李纲奏道:“金兵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勤王之师又没有到来,暂时议和也可以。但议和的条款要恰当。否则,会招来大祸,宗社安危在此一举。李木兑柔懦,恐怕有误国事。敌人是贪得无厌的,必然会提出非常苛刻的条款。只要朝廷举措适当,敌人就会见机退去。如果朝廷迫于金军的威势,答应他们的全部要求,金军就会轻视我们,那样后患无穷。”赵桓不听,仍让李棁出使金营。

  果然,李棁等到了金营,吓得什么都不敢说,只是领回了金军提出的议和条款:给金军五百万两金子,五千万两银子,牛马一万头,绸缎一百万匹,尊称金帝为伯父,割太原、中山、河间三镇,派宰相、亲王到金营为人质,把金军送过黄河。李邦彦等极力劝赵桓接受这些条款。国库早已空虚,哪有那么多金银?只好下令在京城尽力搜刮,搞得家家不安,人人惊恐,全城乱纷纷,朝野闹哄哄。

  李纲坚决反对这些条件。他说:“金军索要的金帛,竭尽天下之财,都无法满足,一个京城怎么会够呢?三镇,是国家的屏障,割给金军,还怎么立国?至于人质,宰相可以去,亲王不能去。应该派能言善辩之士,前去同金军商谈条件,说明哪些可以答应,哪些不能答应。只要谈几天拖延时间,勤王大军就会到来。那时金军所提条款虽然不能实现,也不得不赶快退去。届时再同他结盟,他就不敢轻视我们,和平局面才可以长久。”李纲和李邦彦等反复激烈争辩,赵桓却默无一言。见此情景,李纲提出辞职。赵桓慰谕李纲说:“卿先出去指挥军事,此事慢慢商议。”但是,等李纲一退出去,赵桓就全部答应了金军的条件。

  赵桓正在为派哪位亲王去金营作人质而发愁时,赵佶的第九个儿子康王赵构前来朝见,坚决请求派他前去。康王赵构对宋钦宗赵桓说:“敌人一定要求亲王作人质,臣为宗社大计,难道能推辞避让嘛!”赵桓一听很高兴,就派他和宰相张邦昌前往金营。李木兑对康王赵构说:“金军担心南朝失信,要求亲王送他们渡过黄河才能回来。”康王赵构正色答道:“国家处在危难之时,就是以身殉国也是应该的!”康王赵构出发之后,各地援军陆续到来,共有二十多万,而金军只有六万多人。李纲等指挥宋军同金军交战,互有胜负。金兵已经得到三镇和不少赔款,看到勤王的宋军陆续来到京城,只好在这年二月趁势退军,东京得以保全。

  早在金兵南渡黄河时,太上皇赵佶就仓促出城逃避,先逃到毫州(今安徽亳州),再逃到镇江(在今江苏)。金军退走以后,赵桓派李纲去接赵佶回京。四月间,太上皇赵佶回到京师。

  可是金军北退后不久,他罢免了李纲。同时,他迫于朝野内外的压力,也杀掉或贬黜了蔡京、童贯等六贼臣子。

  金军虽然退出了京师,但并未停止攻宋战争。到了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八月,金太宗再次发动大军进攻宋朝。金军以宗翰为左副元帅,宗望为右副元帅,分东西两路进兵中原。九月初,宗翰率领的金军攻破太原。金军左副元帅宗翰听到自己所害怕的李纲被罢免,便与右副元帅宗望商定合兵南下,在十月初攻下真定府(今河北正定)。不久,金军左副帅宗翰率领的西路金兵再次大举顺利南侵,直至开封。

  十一月二十五日,金军先头部队到达开封外城。金国宗翰率领的西路与东路军合围开封,并于十一月攻占开封外城。宋钦宗赵桓派弟弟、康王赵构到金军统帅宗望处去谈判求和。闰十一月初,金军开始攻城。当时雨雪交加,形势危急。为了鼓舞士气,赵桓穿甲戴盔,亲自登城巡视,还把御膳房为皇上做的饭食赏给士卒们吃。赵桓又乘马踏着雨水、烂泥,到宣化门慰劳军队。可惜大势已去,这些做法也没起到多大作用。由于连着下雨飘雪,天气严寒,加上士兵伙食很不好,衣服单薄,两手冻僵,拿不住兵器,宋军军心涣散,三万禁卫军逃亡了一大半,赵桓束手无策。

  而金军在攻下开封外城后,精明的宗翰和宗望并未急于要立即攻下内城,只是占领外城四壁,不断进行佯攻恫吓,并假惺惺地宣布议和退兵。宋钦宗赵桓居然信以为真,急忙派宰相何栗和齐王赵栩到金营求和。金营的宗翰、宗望对何栗说:“自古以来,有南就有北,两者不可缺。只要答应割地,就可以议和,不过必须请太上皇亲自前来商议。”何栗以为自己议和有功,高高兴兴回去奏报宋钦宗赵桓。太上皇赵佶没有这份胆量,赵桓不得已,无奈痛哭一场,只好以太上皇受惊过度、痼疾缠身为由,由自己代为前往。

  闰十一月三十日黎明,钦宗率大臣多人前往金营,这恰恰中了金人的圈套。钦宗到金营后,金军统帅却不与他相见,只是派人索要降表。钦宗不敢违背,慌忙令人写降表献上。而金人却不满意,并命令须用四六对偶句写降表。钦宗迫于无奈,说事已至此,其他就不必计较了。大臣孙觌反复斟酌,改易四遍,方才令金人满意。降表大意不过就是向金俯首称臣,乞求宽恕,极尽奴颜婢膝之态。呈上降表后,金人又提出要太上皇前来,钦宗苦苦恳求,金人方才不再坚持。接着,金人在斋宫里向北设香案,令宋朝君臣面北而拜,以尽臣礼,宣读降表。当时风雪交加,钦宗君臣受此凌辱,皆暗自垂泪。投降仪式进行完毕,金人心满意足,便放钦宗返回。钦宗自入金营,备感屈辱,于无奈之下做了金人臣子,回想起来,悲痛难抑,不知不觉间泪已湿巾,至南熏门,钦宗见到前来迎接的大臣和民众,便嚎啕大哭。这是发自内心的感动,毕竟还有众多臣民惦记自己的安危。行至宫前,他仍然哭泣不止,宫廷内外更是哭声震天。钦宗初赴金营,历尽劫波,三日后归来,恍如隔世。

  钦宗刚回朝廷,金人就来索要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帛一千万匹,这简直是漫天要价。当时开封孤城之中,搜刮已尽,根本无法凑齐。然而,钦宗已被金人吓破了胆,一意屈辱退让,下令大括金银。金人索要骡马,开封府用重典奖励揭发,方才搜得7000余匹,京城马匹为之一空,而官僚竟有徒步上朝者。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钦宗不敢怠慢,甚至让自己的妃嫔抵数,少女不甘受辱,死者甚众。关于金银布帛,钦宗深感府库不足,遂令权贵、富室、商民出资犒军。所谓出资,其实就是抢夺。对于反抗者,动辄枷项,连郑皇后娘家也未幸免。即便如此,金银仍不足数,负责搜刮金银的梅执礼等四位大臣也因此被金人处死,其他被杖责的官员比比皆是,百姓被逼自尽者甚众,开封城内一片狼藉萧条景象。

  尽管以钦宗为首的北宋朝廷如此丧心病狂地奉迎金人,但金人的要求仍没有得到满足,金人扬言要纵兵入城抢劫,并要求钦宗再次到金营商谈。钦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上次身陷金营的阴影尚未散去,新的恐惧又袭上心头,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此时,李若水等人也怂恿钦宗前往,钦宗终究不敢违背金人的旨意,不得不再赴金营。

  钦宗到达金营后,受到无比的冷遇,宗望、宗翰根本不与他见面,还把他安置到军营斋宫西厢房的三间小屋内。屋内陈设极其简陋,除桌椅外,只有可供睡觉的一个土炕,毛毡两席。屋外有金兵严密把守,黄昏时屋门也被金兵用铁链锁住,钦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动自由。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开封一带雨雪连绵,天气冷得出奇。钦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饥饿的折磨外,晚上还得忍受刺骨的寒风,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想着眼前这一切,心如刀割,泪如泉涌。转瞬之间,钦宗从贵不可及的皇帝沦落为金人的阶下囚,的确令人同情。然而,这一切都是他与其父徽宗一手造成的。

  囚禁中的钦宗度日如年,思归之情溢于言表。宋朝官员多次请求金人放回钦宗,金人却不予理睬。靖康二年二月五日,钦宗不得不强颜欢笑地接受金人的邀请去看球赛。球赛结束后,钦宗哀求金帅放自己回去,结果遭到宗翰厉声斥责,钦宗吓得毛骨悚然,遂不敢再提此事。

  金人扣留钦宗后,声言金银布帛数一日不齐,便一日不放还钦宗。宋廷闻讯,加紧搜刮。开封府派官吏直接闯入居民家中搜括,横行无忌,如捕叛逆。百姓5家为保,互相监督,如有隐匿,即可告发。就连福田院的贫民、僧道、工伎、倡优等各种人,也在搜刮之列。到正月下旬,开封府才搜集到金16万两、银200万两、衣缎100万匹,但距离金人索要的数目还相差甚远。宋朝官吏到金营交割金银时,金人傲慢无礼,百般羞辱。自钦宗赴金营后,风雪不止,汴京百姓无以为食,将城中树叶、猫犬吃尽后,就割饿殍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饿死、病死者不计其数。境况之惨,非笔墨所能形容。

  然而,金人仍不罢休,改掠他物以抵金银。凡祭天礼器、天子法驾、各种图书典籍、大成乐器以至百戏所用服装道具,均在搜求之列。诸科医生、教坊乐工、各种工匠也被劫掠。又疯狂掠夺妇女,只要稍有姿色,即被开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乐。当时吏部尚书王时雍掠夺妇女最卖力,号称“金人外公”。开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后,为讨好金人,他将本已蓬头垢面、已显羸病之状的女子涂脂抹粉,乔装打扮,整车整车地送入金营,弄得开封城内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灭宋是金人的既定方针,所以尽管宋朝君臣对金人如此俯首帖耳,但金人还是决意废黜钦宗。靖康二年二月六日,钦宗被废为庶人。七日,徽宗等人被迫前往金营。当金人逼迫徽、钦二帝脱去龙袍时,随行的李若水抱着钦宗,不让他脱去帝服,还骂不绝口地斥责金人为狗辈。金人恼羞成怒,用刀割裂他的咽喉,割断他的舌头,至死方才绝声,可歌可泣!北宋灭亡后,金人册封一向主和的张邦昌为帝,国号“大楚”,建立了傀儡政权。但这个傀儡政权不得人心。

  金人在扶植张邦昌的同时,再次搜刮金银,即使妇女的钗钏之物也在掠取之列。开封府担心金银不够,金人无端挑衅,便在开封城四周设立市场,用粮食兑换金银。由于京城久被围困,粮食匮乏,百姓手中的金银也无所用,便纷纷拿出来换米。这样,开封府又得金银几万两。然而,开封城已被搜刮数次,金银已尽,根本无法凑齐金人索要的数目。金人只好作罢。

  金兵掠取的大晟编钟此时,金军统帅得知康王赵构在河北积极部署军队,欲断金人退路,又担心兵力不足,不能对中原广大地区实行有效统治,因而,在立了傀儡政权之后,准备撤军。在撤退时,金人还烧毁开封城郊的房屋无数。“东至柳子,西至西京,南至汉上,北至河朔”,在这样一个广大的地区,金兵“杀人如刈麻,臭闻数百里”。这给广大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罪行滔天,令人发指。

  四月一日,金军在掳掠了大量金银财宝后开始分两路撤退。一路由宗望监押,包括徽宗、郑皇后及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妃嫔等,已于前三日沿滑州北去;另一路由宗翰监押,包括钦宗、朱皇后、太子、宗室及孙傅、张叔夜、秦桧等几个不肯屈服的官员,沿郑州北行。被金人掳去的还有朝廷各种礼器、古董文物、图籍、宫人、内侍、倡优、工匠等等,被驱掳的百姓男女不下10万人,北宋王朝府库蓄积为之一空。金兵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如此惨烈的灾难,给宋人留下了难以治愈的伤痛,也成为此后历朝志士仁人奋发图强的精神动力。

  赵佶一行分乘八百六十余辆牛车,由彼此语言不通的胡人驾车,一路凄凄惶惶,受尽屈辱折磨。北宋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五日,赵佶见到韦贤妃(赵构母)等人乘马先行而去,竟不敢吱声,不觉五脏俱裂,潸然泪下。四月七日,赵佶妃嫔曹才人如厕时,被金兵乘机奸污。八日,抵达相州(今河南安阳南)时,适逢大雨不断,车皆渗漏,宫女到金兵帐中避雨时又被金兵奸淫,死者甚多。赵佶长吁短叹,却无可奈何。北上途中食物匮乏,又连日风雨大作,宋俘饿殍满地,惨不忍睹。

  赵桓出发时,被迫头戴毡笠,身穿青布衣,骑着黑马,由金人随押,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但受尽旅途风霜之苦,还备受金军的侮辱。赵桓时时仰天号泣,辄被呵止。日暮宿营时,金兵“絷帝及祁王、太子、内人手足并卧”,以防逃跑。四月十日,自巩县渡黄河,驾车的人对随行的同知枢密院事张叔夜说,将过界河,张叔夜悲愤难抑,仰天大呼,扼吭而死。

  五月下旬,过太和岭(今山西朔县东)时,赵桓等人都被缚在马背上。七月二十日,赵桓、赵佶在燕京(今北京)相见,父子抱头痛哭,悲愤不已。赵桓原以为生活可以就此安定,不料九月,金人又将赵桓父子迁往更远的上京(今黑龙江阿城)。因为南宋势力渐强,金人怕其夺回赵桓父子,使自己在同南宋的交涉中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这样,赵桓父子不得不再次承受颠沛流离之苦。

  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八月),赵桓、赵佶二帝抵达上京,金人命他们身穿孝服,拜祭金太祖阿骨打庙,这被称为献俘仪,实际上是以此羞辱北宋君臣。然后,又逼着他们父子到乾元殿拜见金太宗完颜晟。接着,金太宗封赵佶为昏德公,赵桓为昏德侯。这也是中原皇帝玩过的把戏,隋文帝灭陈,封陈叔宝为长城公;宋太祖灭南唐,封李煜为违命侯。此外,韦贤妃以下三百余人入洗衣院,赵桓的皇后朱氏不堪受辱,投水而死,男子则被编入兵籍。

  不久,金人又将赵桓、赵佶二帝赶至荒凉偏僻的边陲小镇——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他们从此就居住于此,直至去世。生活稍微安定后,赵佶又有了读书写诗的雅兴。宋徽宗喜好读书,有时竟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有一次,他读了唐代李泌的传记后,知道李泌为国尽忠,复兴社稷,后被奸佞嫉恨。赵佶读后感触颇深,并令大臣抄写一份,赐给韦贤妃。然而,宋徽宗赵佶对这一切醒悟得太迟了。

  在五国城期间,宋徽宗赵佶还与宋钦宗赵桓在宴会上饮酒赋诗,自然是寄厚望于赵桓。宋徽宗赵佶平生爱好写诗,再加上做囚徒的伤感,也流溢于诗词之中。被流放期间,赵佶写诗较多,但流传下来的仅有十几首。其中,《在北题壁》流传最广:“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南无雁飞。”赵佶与赵桓的孤独、凄凉之感跃然纸上。”

  宋徽宗赵佶在五国城生活了三年,南宋绍兴五年(1135年)病死,死后尸体被金人烧做灯油。宋钦宗赵桓异常悲痛,身心受到沉重打击。宋徽宗死后,宋钦宗同其他宋俘仍囚禁在五国城。南宋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二月,金熙宗完颜亶为改善与南宋的关系,将死去的宋徽宗赵佶追封为天水郡王,将活着的宋钦宗赵桓封为天水郡公。据《呻吟语笺证》载:南宋绍兴十一年(1141 年)二月“虏主赠太上天水郡王,复靖康帝天水郡公,赐第上京。”根据这一记载可知,金国在为宋钦宗授新封号的同时,在金上京赐给宋钦宗一处上等房舍,后来将宋钦宗及身边的妃嫔、子女一同迁到了金首都上京城居住。

  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年)三月,宋金关系有所缓和,韦贤妃连同装有宋徽宗、郑皇后、邢后梓官的十余辆牛车踏上了回归南宋之路。她离开时,赵桓挽住她的车轮,请她转告宋高宗赵构,自己若能回归南宋,当一太乙宫主足矣。此时,赵桓还没迁到了金首都上京城居住。

  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 年),海陵王完颜亮迁都于燕京,极有可能也将宋钦宗赵桓迁往了燕京。一是便于监督看管,二是随时利用宋钦宗向南宋施加压力,三是仍想按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完颜宗弼(金兀术)死时所献之策,争取将宋钦宗立为傀儡皇帝,帮助金国统治淮河以北宋朝半壁江山。另外,一些野史也都将宋钦宗死亡时的地点记载为燕京。

  南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六月,六十一岁的宋钦宗去世。据《大宋宣和遗事》记载,宋钦宗赵桓的死因是: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六月,金海陵王完颜亮命宋钦宗出赛马球,赵桓身体孱弱,患有严重的风疾,又不善马术,很快从马上摔下,被乱马铁蹄践踏死。然而,宋钦宗赵桓死去的消息直到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才传到南宋。得知宋钦宗赵桓死去的消息后,南宋高宗赵构表面上痛不欲生,内心却为无人威胁自己的皇位而暗自高兴。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七月,宋高宗赵构为赵桓上谥号“恭文顺德仁孝皇帝”,庙号钦宗。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