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百科 > 《旧唐书·裴胄传》原文及翻译

《旧唐书·裴胄传》原文及翻译

2018-04-11 00:56:11 来源:论历史

   原文:

  裴胄,字胤叔,其先河东闻喜人,今代葬河南。胄明经及第,解褐补太仆寺主簿。属二京陷覆,沦避他州。贼平,授秘书省正字,累转秘书郎。陈少游陈郑节度留后,奏胄试大理司直。少游罢陇右节度李抱玉奏授监察御史不得意归免陈少游为宣歙观察复辟在幕府抱玉怒奏贬桐庐尉。浙西观察使李栖筠有重望,虚心下士,幕府盛选才彦。观察判官许鸿谦有学识,栖筠常异席,事多咨之;崔造辈皆所荐引,一见胄,深重之,荐于栖筠,奏授大理评事、观察支度使。代宗以元载隳紊朝纲,征筠入朝,内制授御史大夫,方将大用,载怙权,栖筠居顾问刺举之职,与不平。及栖筠卒,胄护栖筠丧归洛阳,众论危之,胄坦然行心,无所顾望。寻为行军司马,迁宣州刺史。杨炎初作相,锐意为元载报仇,凡其枝党无漏。适会胄部人积胄官时服杂俸钱为赃者,炎命酷吏员宇深按其事,贬汀州司马。寻征为少府少监,除京兆少尹,以父名不拜,换国子司业。迁湖南观察都团练使,移江南西道。前江西观察使李兼罢省南昌军千余人,收其资粮,分为月进,胄至,奏其本末,罢之。会荆南节度樊泽移镇襄阳,宰相方议其人,上首命胄代泽。胄简俭恒一,时诸道节度观察使竞剥下厚敛,制奇锦异绫,以进奉为名。又贵人宣命,必竭公藏以买其欢。胄待之有节,皆不盈数金,常赋之外无横敛,宴劳礼止三爵,未尝酣乐。时武臣多厮养畜宾介,微失则奏流。胄以书生始,奏贬书记梁易从,君子薄其进退宾客不以礼,物议薄之。贞元十九年十月卒,时年七十五,赠右仆射,谥曰成。

  (节选自《旧唐书•裴胄传》)

  译文:

  裴胄,字胤叔,他的祖先是河东闻喜人,如今世代都葬在(定居)河南。裴胄考中明经,出仕填补太仆寺主簿。正值二京陷落,裴胄逃避到其他地方。叛乱平定后,授予秘书省正字,多次转任为秘书郎。陈少游任陈郑节度留后,奏请裴胄试任大理司直。陈少游被罢免后,陇右节度李抱玉奏请授予裴胄监察御史,他做得也不得意,于是就辞官回乡。陈少游任宣歙观察使,再次征召他入幕府,李抱玉很怒恼,上奏贬裴胄为桐庐县尉。浙西观察使李栖筠很有威望,虚心礼遇士人,幕府中广泛选用有才之士。观察判官许鸿谦有学识,李栖筠经常为他设专席,遇事常向他咨询;崔造等人都是出于他的推荐,许鸿谦一见到裴胄,十分器重他,就向李栖筠推荐,于是李栖筠奏请授予裴胄大理评事、观察支度使。代宗鉴于元载毁坏扰乱朝纲,征召李栖筠入朝,内定授予他为御史大夫,正准备重用,元载倚仗权势,让李栖筠担任顾问检举之职,二人相处不和。等到李栖筠去世,裴胄护送李栖筠的灵柩返回洛阳,众人认为他这样做很危险,裴胄坦然行事,无所顾忌。不久任行军司马,迁宣州刺史。杨炎刚当上宰相,坚决要为元载报仇,所有元载政敌的党羽无一幸免。适逢裴胄的一个部下将裴胄为官多年积攒的杂俸等钱贪污了,杨炎命酷吏员宇深查此事,裴胄被贬汀州司马。不久征召入朝担任少府少监,授予京兆少尹,因此官名犯父亲名讳而不就任,改任国子司业。升迁湖南观察都团练使,移任江南西道观察都团练使。先前江西观察使李兼裁减南昌军一千多人,收回部分资金粮食,作为月进献给朝廷,裴胄到任后,奏明事件的本末,取消了月进。适逢荆南节度樊泽移军镇守襄阳,宰相正商议替代人选,皇上首先提出由裴胄代替樊泽。裴胄一贯简俭,当时各道节度观察使竞相盘剥百姓增加赋税,以进奉为名,制作奇锦异绫。另外如有宦官前来宣读诏命,总是竭尽公家钱财来博取他们的欢心。裴胄对待他们很有分寸,都不过数金,除常规的赋税之外没有横征暴敛,设宴慰劳时也不过三爵酒,从不狂饮(纵情)作乐。当时的武将都蓄养了许多杂役宾客,这些宾客微有过失就奏请流放或处死。裴胄出身于书生,奏请将书记梁易从贬退,君子鄙视他招纳废退宾客不按礼法行事,众议也批评他。裴胄于贞元十九年十月去世,时年七十五岁,追赠右仆射,谥号为成。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最新文章
精彩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