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叶颙传》原文及翻译

2018-01-10 01:15:33 [古文翻译] 论历史 点击: 文章有错误


  原文:

  叶颙,字子昂,兴化军仙游人。登绍兴元年进士第,为广州南海县主簿,摄尉。盗发,州檄巡、尉同捕,巡检获盗十余人,归其劳于颙,颙曰:“掠美、欺君、幸赏,三者皆罪,不忍为也。”帅曾开大善之。

  贺允中荐颙静退,遂召见。颙论国仇未复,中原之民日企銮舆之返,其语剀切,高宗嘉纳。除将作监簿。后移颙知常州。颙初至郡,无旬月储。未一年,余缗钱二十万。或劝献羡,颙曰:“名羡余,非重征则横敛。是民之膏血也,以利易赏,心实耻之。”召为尚书郎,除右司。诏求直言,颙上疏谓:“陛下以手足之至亲,付州郡之重寄,是利一人害一方也。”人称其直。除吏部侍郎,复权尚书。

  时七司弊事未去,上疏言选部所以为弊,乃与郎官编七司条例为一书,上嘉之,令刻板颁示。御史林安宅请两淮行铁钱,颙力言不可,安宅不能平,既入枢府,乃上 章攻颙云:“颙之子受宣州富人周良臣钱百万,得监镇江大军仓。”御史王伯庠亦论之。颙乞下吏辩明,乃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上下其事临安府,时王炎知临安,上令炎亲鞫置对,无秋毫迹。狱奏,上以安宅、伯庠风闻失实,并免所居官,仍贬安宅筠州。召颙赴阙,入见,上劳之曰:“卿之清德自是愈光矣。”

  乾道三年冬至,不疾而薨,年六十八。以观文殿学士致仕,赠特进,谥正简。颙为人简易清介,与物若无忤,至处大事毅然不可夺。友人高登尝上书讥切时相,名捕 甚急。颙与同邸,擿令逸去。登曰:“不为君累乎?”颙曰:“以获罪,固所愿也。”即为具舟,舟移乃去。自初仕至宰相,服食、僮妾、田宅不改其旧。

  (选自《宋史•叶颙传》)

  译文:

  叶颙,字子昂,是兴化军仙游人。绍兴元年,考中进士,担任广州南海县主薄、代理县尉。当时发生了抢劫事件,州里命令巡检、县尉一起捕获强盗。巡检捕获了十 几个盗贼,把功劳归给叶颙。叶颙说:“抢别人的功劳,欺骗皇帝,贪求奖赏,以上三件事情,都是罪过,我不忍心这么做。”元帅曾开非常赞赏他。

  贺允中向朝廷推荐叶颙,称他静肃谦逊,皇上于是召见他。叶颙谈及国仇未报,中原百姓每天企盼皇上返回旧都,他的话非常恳切,高宗高兴地接受了,任命他为将 作监簿。后来调任叶颙为常州知州,他刚到任上,郡内没有十天、一月的蓄积,没到一年积余缗钱二十万。有人劝他将盈余的钱进贡,叶颙说:“所谓盈余,实际上 不是加重征收就是专横搜刮来的,这都是百姓的血汗,用百姓的利益来换取个人奖赏,心里实在对此感到羞耻。”朝廷征召他为尚书郎,授任右司。皇上下诏征求直 言,叶颙上疏说:“陛下以手足之情对待至亲,交给他们州郡的重任,这是有利于一人而害了一方啊。”人们称赞叶颙正直。授官吏部侍郎,又暂代尚书。

  当时七个官署的弊病未除,叶颙上疏陈说选部产生弊病的原因,于是他跟郎官把七个官署的条例编写成一个文件,皇上赞赏他,传令他把它刻在板上公布给大家看。 御史林安宅请求在两淮流通铁钱,叶颙极力陈说不行,林安宅内心不平,他入枢府后,就上书攻击叶颙说:“叶颙的儿子接受了宣州富人周良臣的百万贿赂,周良臣 得以监守镇江大军仓。”御史王伯庠也这样攻击他。叶颙请 求派官吏将此事调查清楚,于是他以资政殿学士的身份掌管洞霄宫。皇上把这件事下达给临安府调查核实,当时王炎为临安府知府,皇上命令王炎亲自审问上报,结 果发现没有丝毫迹象。案件审理结果上报后,皇上认为林安宅、王伯庠传闻失实,一起免去他们担任的官职,又贬林安宅到筠州去。召叶颙进宫,叶颙进宫拜见皇 上,皇上劝慰他说:“你的清白的德行从此更加光大了。”

  乾道三年冬至,他无病而,终年六十八岁。在观文殿学士任上退休,皇上封他为特进,赐谥号“正简”。叶颙为人随便平易,清高耿介,与世无争,一到对待大事 时却坚毅不可动摇。友人高登曾经上书严厉责备当时的宰相,朝廷指名追捕很紧急。叶颙跟他同住,指使他让他逃离,高登说:“这不是牵累你吗?”叶颙说:“如 果因此获罪,实在也是我甘愿的。”于是替高登准备船只,船走了叶颙才离开。从刚做官到任职宰相,服食、僮妾、田宅不改原有的习惯和数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热图

热文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