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有光《自生堂记》原文及翻译

2018-01-07 01:11:11 [古文翻译] 论历史 点击: 文章有错误


  原文:

  予友盛征伯,与余少相善。而吴纯甫先生与予为忘年友,征伯游其门,与顾给事伯刚等辈四五人,尤为同学相好。数十年间,纯甫既谢世,诸公相继登科第,征伯独连蹇不遇。为人亢直负气,不肯少干于人,用是日以贫困。去岁,倭夷犯昆山,征伯家在东南门。所藏诰命及先礼部篇籍之遗,悉毁于兵,屋庐荡然。予既力不足以振之,独伯刚笃故人之义,馆之齐门之内,所以赈恤之甚厚。

  始,其先礼部官留都,无事,喜方书。征伯少皆诵习,年长多病,方益精。其女婿郑生,传薛氏带下医,擅名于时。征伯兼得其书,故于医学博通。尝授徒海上,方数里之内,无病者。征伯不为药剂,但书方与之。其人辄愈,来谢。予家有病者,征伯辄疗之。或病而征伯不在,多死。今年征伯居齐门,所疗甚众。一妇人已死,征伯为汤灌之,便觉身动,能举手至胸。须与,病良愈。郡人皆以为神。征伯亦喜自负,曰:“吾不复授徒矣,将以是行于世。”因诵扁鹊注之语云:“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起之耳。”遂以自生名其堂。

  予一日过郡城,征伯语以其故。嗟夫!越人之言,吾少时与征伯相戏,谓治天下者当如是耳。予是时年少放诞,慨然以古皋、夔自命。征伯复时时诵古文词,称说纯甫之言。今皆穷老无所遇。余方驰骛不止,征伯乃能于读书之暇,用其术以活人。此余之所叹也。遂书之以为其堂记。

  (选自《震川先生集》)

  注:扁鹊,秦氏,名越人,春秋战国时名医。

  译文:

  我的朋友盛征伯,与我年轻时交好。吴纯甫先生和我是忘年交。征伯曾到他的门下求学,与顾伯刚等四五人相处尤其要好。几十年来,纯甫先生去世之后,其他友人相继中了进士,唯独征伯遭遇坎坷,不得志。征伯为人正直,不愿有一点巴结逢迎,因此一天天地穷困了。去年,倭寇侵扰昆山。征伯的家在昆山东南门。征伯家里所藏的诰命、先人在礼部做官时存留下来的篇籍等,都在战乱中被毁了,房屋毁坏无存。我已经没有能力救助他,只有伯刚忠实于老朋友的情义,将征伯安顿到了齐门(苏州)内,用来救济征伯的(财物)很丰厚。

  起初,征伯的先人在留都礼部当官,平日无事时喜欢(搜集研究)医书。征伯年轻都读过(这些医书),年长后,征伯多病,他的医术也更为精湛。他(征伯祖辈)的女婿郑生,受传薛氏妇科,在当时享有名声。征伯又得到他的医书,所以对于医学广博精通。征伯曾在海上授徒,方圆几里内,没有因为生病而死的人。征伯不制药售药,只给病人看病开方子(让家属自行去配药)。那些病人按方服药后就会痊愈,前来答谢。我的家里有生病的人,征伯就给他们治疗。有时乡里人生病了而征伯不在,则常因此病死。今年,征伯住在齐门(苏州),给很多人治病。有一个妇人已经死了,征伯熬药汤给她灌下去,便能感觉那个妇人身体能够动弹,并能将手举到胸口。不久,妇人的病的确好了。一郡的人都认为征伯是神。征伯也高兴自以为了不起,说:“从此我不再收徒了,将凭此在世上行医。”于是征伯引述扁鹊的话:“我不能使死人复活啊。这是他自己应该活下去,我只是能让他恢复健康罢了”,于是用其中的“自生”二字来命名他的住处。

  有一天,我去郡城(征伯那里),征伯把命名缘由告诉了我。唉!扁鹊的话,我和征伯年少时曾戏言,认为治理天下也应当如此。我那时年少放纵,言语荒唐,曾经慷慨地认为自己是皋、夔一般的人。征伯也时常吟诵古诗文,陈述纯甫先生的话。如今,我们都年老不得志。我正在奔波忙碌追求(名利)不止,征伯却能在读书的空暇,用他的医术来救活别人。这是我所感慨不已的。于是写下这篇文章,来作为为征伯写的《自生堂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热图

热文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