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书·宇文护传》原文及翻译

2018-01-06 01:40:23 [古文翻译] 论历史 点击: 文章有错误


  原文:

  晋荡公护,字萨保,太祖之兄邵惠公颢之少子也。幼方正有志度,特为德皇帝所爱。年十一,惠公薨,随诸父在葛荣军中。

  太祖之入关也,护以年小不从。普泰初,自晋阳至平凉,时年十七。太祖诸子并幼,遂委护以家务,内外不严而肃。太祖尝叹曰:“此儿志度类我。”

  大统初,加通直散骑常侍、征虏将军。邙山之役,护率众先锋,为敌人所围,都督侯伏侯龙恩挺身捍御,方得免。护坐免官,寻复本位。十五年,出镇河东,迁大将军。与于谨征江陵,护率轻骑为先锋,昼夜兼行,乃遣裨将攻梁临边城镇,并拔之。并擒其候骑,进兵径至江陵城下。城中不意兵至,惶窘失图。护又遣骑二千断江津,收舟舰以待。大军之至,围而克之。

  太祖西巡至牵屯山,遇疾,驰驿召护。护至泾州见太祖,而太祖疾已绵笃。谓护曰 :“吾形容若此,必是不济。诸子幼小,寇贼未宁,天下之事,属之于汝,宜勉力以成吾志。”护涕泣奉命。行至云阳而太祖崩。护秘之,至长安乃发丧。时嗣子冲弱,强寇在近,人情不安。护纲纪内外,抚循文武,于是众心乃定。先是,太祖常云“我得胡力”。当时莫晓其旨,至是,人以护字当之。寻拜柱国。太祖山陵毕,护以天命有归,遣人讽魏帝,遂行禅代之事。

  自太祖为丞相,立左右十二军,总属相府。太祖崩后,皆受护处分,凡所征发,非护书不行。护第屯兵禁卫,盛于宫阙。事无巨细,皆先断后闻。

  护问稍伯大夫庚季才曰:“比日天道何如?”季才对曰:“荷恩深厚,敢不尽言。顷上台有变,公宜归政天子,请老私门。此则享期颐之寿,受旦、召之美,子孙常为藩屏。不然,非复所知。”护沈吟久之,曰:“吾本志如此,但辞未获免耳。公既为王官,可依朝例,无烦别参寡人也。”自是疏之。 (1-5节选自《周书·宇文护传》,6节选自《资治通鉴》)

  译文:

  晋荡公宇文护字萨保,是太祖的哥哥邵惠公宇文颢的幼子。他年幼时正直有气度,特别受到德皇帝的喜爱。十一岁时,邵惠公去世,他随同各位叔伯父在葛荣的军队中。

  太祖入关之时,宇文护因为年幼没有跟随。普泰初年,他从晋阳来到平凉,当时十七岁。太祖的儿子们都还年幼,于是就把家中的事务委托给宇文护(掌管),全家上下不需严格整治就庄敬和睦。太祖曾感叹道:“这个孩子的志向气度像我。”

  大统初年,加授通直散骑常侍、征虏将军。在邙山战役中,宇文护率领军队作为先锋,被敌军包围,都督侯伏侯龙恩挺身抵御,才幸免于难。宇文护因罪免除了官职,不久又恢复了原来的官位。大统十五年,外出镇守河东,升任大将军。与于谨一起征伐江陵,宇文护率领轻装骑兵为先锋,日夜赶路,又派裨将进攻梁国周边城镇,全都攻下,并活捉了梁国巡逻侦察的骑兵,军队一直进逼江陵城下。城中守军没有料到大军已到,惊惶失措。宇文护又派二千骑兵切断长江渡口,收缴船只以待大军。大军到达之后,包围了江陵,并将其攻占。

  太祖西行巡视到牵屯山,得了病,通过驿站急召宇文护。宇文护到泾州会见太祖时,太祖已经病危。太祖对宇文护说:“我的身体已到了这种地步,一定是无法治好了。我的儿子们都还年幼,敌寇尚未平定,天下的大事,托付给你,你要努力完成我的志愿。”宇文护泪流满面,接受了命令。行至云阳,太祖驾崩。宇文护隐瞒了太祖去世的消息,到长安才将丧事公布。当时太祖嫡长子年纪尚幼,强敌就在附近,人心不安。宇文护治理内外事务,安抚文武百官,于是人心才安定下来。从前,太祖常说“我有胡人相助”,当时没有人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到了这时候,人们以宇文护的字来解释它。不久授官柱国大将军。太祖安葬完毕,宇文护认为天命有了归属,派人劝说魏帝,于是发生了禅让的事情。

  从太祖担任丞相开始,就设立了左右十二军,全部隶属相府。太祖后,十二军都受宇文护调度,凡是征发调动,不是宇文护的手令就不能施行。宇文护府第驻守的禁卫部队,人数超过宫廷,事情不论大小,都由宇文护先决定后再奏闻皇上。

  宇文护问稍伯大夫庚季才说:“近日来天文星象怎么样?”季才回答说:“受到您深厚的恩泽,怎敢知无不言。刚才上台星有变化,晋公您应该归政给天子,请求回家养老。这样就能享年高寿,受到周公旦、召公的美名,子子孙孙常为国家重臣。不然,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宇文护沈吟很久,说:“我本来的志向就是这样,但是经过推辞没有得到同意。你既然是天子的官员,可以按照朝廷的规定,不用麻烦你特意来见寡人了。”从此以后对他疏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热图

热文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