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晏殊传》原文及翻译

2018-01-05 18:18:04 [古文翻译] 论历史 点击: 文章有错误


  原文:

  晏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人。七岁能属文,景德初,张知白安抚江南,以神童荐之。帝召殊与进士千余人并试廷中殊神气不慑援笔立成帝嘉赏赐同进士出身。后二日,复试诗、赋、论,殊奏:“臣尝私习此赋,请试他题。”帝爱其不欺,既成,数称善。

  仁宗即位,章献明肃太后奉遗诏权听政。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各欲独见奏事,无敢决其议者。殊建言:“群臣奏事太后者,垂帘听之,皆毋得见。”议遂定。坐从幸玉清昭应宫,从者持笏后至,殊怒,以笏撞之折齿,御史弹奏,罢知宣州。数月,改应天府,延范仲淹以教生徒。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太后谒太庙,有请服衮冕者,太后以问,殊以《周官》后服对。陕西方用兵,殊请罢内臣监兵,不以阵图授诸将,使得应敌为攻守;及募弓箭手教之,以备战斗。又请出宫中长物助边。悉为施行。

  殊平居好贤,当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辅皆出其门。及为相,益务进贤材,而仲淹与韩琦、富弼皆进用,至于台阁,多一时之贤。帝亦奋然有意,欲因群材以更治,而小人权幸皆不便。孙甫、蔡襄上言:“宸妃生圣躬为天下主,而殊尝被诏志宸妃墓,没而不言。”又奏论殊役官兵治僦舍以规利。坐是,降工尚书,知颖州。然殊以章献太后方临朝,故志不敢斥言;而所役兵,乃辅臣例宣借者,时以谓非殊罪。

  逾年,病浸剧,乘舆将往视之。殊即驰奏曰:“臣老疾,行愈矣,不足为陛下忧也。”已而薨。帝虽临奠,以不视疾为恨,特罢朝二日,赠司空兼侍中,谥元献,篆其碑首曰“旧学之碑”。 (选自《宋史•晏殊传》,有删节)

  译文:

  晏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人。七岁时便能写文章,景德初年,张知白任江南地区安抚使,以神童的名义向朝廷推荐晏殊。皇帝召晏殊和千余名进士一起参加殿试。晏殊文采神气没有被这种场合所震慑,提笔成文。皇帝很是欣赏,赐晏殊同进士出身。宰相寇准说:“晏殊是江东人氏(江东五代时属南唐,为宋敌国。这么说意即晏殊不可重用)。”皇帝却说:“唐时名相张九龄难道不是江东人氏吗?”否定了寇准的建议。两天之后,又进行诗赋策论的复试。(接到题目后)晏殊说:“我曾经做过这样的文题,请换其他题目考我。”皇帝喜爱他诚实的品格,等到他写完文赋,多次称道此文。于是皇帝把他擢升为秘书省正字,秘阁读书。皇帝命直史馆陈彭年暗中观察晏殊都与什么样的人交游相处,得到回复后皇帝时常称许晏殊。

  第二年,皇帝召试晏殊为中书。升迁为太常寺奉礼郎。东封恩,又迁为光禄寺丞,任集贤校理。晏殊父亲去世,回临川丁忧。 皇帝夺情,晏殊不得已终止丁忧,从祀太清宫。皇帝下诏修宝训,同判太常礼院。晏殊母亲去世,晏殊恳求满丁忧之期,皇帝又不允许。晏殊再一次迁任太常寺丞,被擢升为左正言、直史馆,成为升王府记室参军。岁中,晏殊迁为尚书户部员外郎,任太子舍人。不久又任知制诰,判集贤院。日子久了,成为翰林学士,又迁为左庶子。皇帝每次待见晏殊,向他问及政事时,晏殊都用巴掌大的小纸片以蝇头小楷书写意见。晏殊等到答奏完毕后,就连同底稿一起封好呈交皇帝。皇帝颇为看重他缜密审慎的作风。

  宋仁宗即位后,章献明肃太后根据先帝遗诏授权临朝听政。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都想独自向太后上奏言事(专擅朝政),朝中众臣摄于他们的权势,无人敢非议。晏殊进言:“向太后奏事的大臣需隔帘汇报,使太后不能看到他们是谁。”此事方定。后晏殊任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太后说这是太子的旧臣,恩惠不够,于是增任给事中。预修《真宗实录》时,晏殊升任礼部侍郎,又被授予枢密副使一职。晏殊上疏论张耆不可担任枢密使,忤逆太后风旨。

  由于有次去玉清昭应宫,侍从拿着板笏在他之后才赶来,晏殊怒了,用笏板撞他,把他牙齿打折了,御史大夫就此事上奏弹劾晏殊,晏殊被免官,贬谪到宣州。过了几个月,改至应天府任职。晏殊延请范仲淹收徒讲学,兴办教育。自从五代以来,天下的学校荒废,兴办教育是从晏殊开始的。不久皇帝下诏任命晏殊为御史中丞,后改为资政殿学士、兼任翰林侍读学士,兵部侍郎、兼秘书监,为三司使(宋代的财政大臣),重新成为为枢密副使,尚未任职,便改参知政事(这个相当于副宰相),加尚书左丞。太后拜谒太庙,有人奏请太后穿衮冕拜谒。太后拿这个问晏殊,晏殊用《周官》中规定的太后服装回答。等到太后逝世,晏殊从礼部尚书任上被罢免,主政亳州,后迁徙陈州,后来又升迁为刑部尚书。以刑部尚书为本,兼任御史中丞,又成为为三司使(主财政的大臣)。

  晏殊徙至陈州,又徙至许州,后来复任礼部、刑部尚书。祀明堂,迁户部,以观文殿大学士的身份掌永兴军,迁徙河南府,又迁任兵部。因为疾病,请求归京师以寻医问药。康复后,再次请求出守,皇帝特地留侍经筵,下诏每五日便探访一次晏殊住处,待遇同宰相一样。过了一年,疾病加剧,皇帝乘舆将要探访他病情。晏殊立即派人飞马上奏说:“无非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快要好了,不足让陛下担忧。”不久病逝。皇帝虽然亲临祭奠,但皇帝因为没有探访他病情而遗憾,于是特地罢朝两天,追赠司空兼侍中,諡号元献,雕刻他碑首为“旧学之碑”。

  晏殊性格刚强率直,生活清廉简朴。累典州,属吏颇害怕他的急性子。善知人,富弼、杨察,都是他的女婿也。晏殊担任宰相兼枢密使,同时富弼为枢密副使,晏殊想要辞退他兼任的枢密使一职,皇帝下诏不许。可见晏殊被信任知遇到这种程度。晏殊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其工于诗,闲雅有情思。晚年笃学不倦。《文集》共二百四十卷,等到删除梁、陈及以后名臣著述作品,成为一百卷的《集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热图

热文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