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吴麟征传》原文及翻译

2018-01-02 14:45:25 [古文翻译] 论历史 点击: 文章有错误


  原文:

  吴麟征,字圣生,海盐人。天启二年进士。初建昌府推官,擒豪猾,捕剧盗,治声日闻。父忧归,服阕,补兴化府,廉公有成,僚属莫敢以私进。

  崇祯五年,擢吏科给事中。上书言:“安民之本在守令。郡守廉,县令不敢贪;郡守慈,县令不敢虐。宜仿宣宗用况钟故事,精择而礼遣之,重以玺.书.,使便宜久任。”时不能行。八月,淫雨损山陵,昌平地动。麟征因请罢内.遣.,言:“黄衣之使,初虽间有摘发,至竟同归模棱。伏愿撤回各使,以明阴不干阳之分,采公论以进退大臣,酌事情以衡量小吏,庶天变可回,时艰可济。”帝以借端渎奏,切责之。

  十七年春,推太常少卿。未几,贼薄京师。麟征奉命守西直门。门当贼冲,贼诈为勤王兵求入。中官欲纳之,麟征不可,以土石坚塞其门,募士缒城袭击之,多所斩获。贼攻益急,麟征趋入朝。至午门,魏藻德引麟征手曰:“国家如天之福,必无他虞。旦夕兵饷集,公何遽为?”引之出。明日城陷,作书诀家人曰祖宗二百七十余年宗社一旦至此虽上有亢龙之悔下有鱼烂之殃而身居谏垣无所匡救法当褫服解带自经,家人救之苏,环泣请日: “待祝孝廉至,一诀可乎?”许之。祝孝.廉.名渊,同试秋闱者也,与麟征善。明日,渊至.麟征慷慨曰: “忆登第时吟文信国《零丁洋》诗,今山河碎矣,不死何为!”酌酒与渊别,遂自经,赠.兵部右侍郎,谥忠节。

  方贼之陷山西也,蓟辽总督王永吉请撤宁远吴三桂兵守关门,冀缓急有以可恃。天子下其议,麟征深然之。辅臣陈演、魏藻德不可,谓:“弃地二百里,臣不敢任其咎。”麟征复为议数百言,六科不署名,独疏昌言,弗省。及烽烟彻大内,帝始悔不用麟征言。

  (选自《明史•列传•卷一百五十四)

  译文

  吴麟征,字圣生,海盐人。天启二年进士。初任建昌府推官,捉拿不法之徒,缉捕大盗,理政才干逐渐出了名。后来为父亲守丧回家去了。除丧服后,补兴化府推官,为政廉洁、公正有成效,僚属没人敢因为私事求他。

  崇祯五年,麟征升为吏科给事中。他上书说:”安民的根本在于守令。郡守廉洁,县令就不敢贪赃。郡守仁慈,县令就不敢酷虐。应该仿照宣宗任用况钟的旧例,认真加以选择,然后以礼派送,再加上用玺书加强他的职权,让他便宜行事,并长久任职。”当时朝廷没能这样实行。八月,暴雨冲毁山陵,昌平发生地震。麟征趁机请求停止派出宦官,上书说:“宦官出使,开始虽然有时能揭发问题,但到最后都变得含糊不清。我请求能撤回派往各地的使者,来明确宦官不干预政事的道理,采纳大家的意见来选取、贬黜大臣,斟酌办事的情况来权衡官吏,希上天象的变化可以转变,时局的艰难困苦可以补救。”皇帝认为他借事胡乱上奏,严厉地斥责了他。

  十七年春,麟征被推举当了太常少卿。不久,贼兵逼近京师,麟征奉命守护西直门。西直门正对着贼兵的要冲,贼兵假扮成勤王部队要求进城。宦官想放他们进来,麟征不同意。他用泥土、石头把西直门塞得坚固无比,然后召募死士,把他们从城墙上吊下去袭击贼兵,斩获了不少贼兵。贼兵攻得更紧了,麟征跑着入朝。到午门时,魏德藻拉着他的手说“:国家像皇天一样有福气,一定不会有什么祸事的。很快军队、粮饷都会聚集起来,您惊慌什么呢?”把他拉了出来。第二天,城被打下了。麟征写信跟家人永别,说“:祖宗打下的二百七十多年的江山,一天之间成了这样,天子自己遭到了灾祸,小百姓也遭殃。我身为一名谏议大臣,对朝廷的事务无法匡救,依法应当剥去袍带解下带子上吊。”家人赶快把他救了过来,围成一圈流着泪请求说:“等祝孝廉来后你们分别一下,行吗?”麟征同意了。祝孝廉名叫祝渊,是跟麟征一起参加乡试考试的人,与麟征交好。第二天,祝渊来了。麟征慷慨地说“:我还记得当年考中进士时咏文信国的《零丁洋》,现在山河破碎了,我不死又能做什么呢?”酌酒跟祝渊告别后,麟征就上吊死了。明朝追赠麟征为兵部右侍郎,谥忠节。

  当贼兵打下山西后,蓟辽总督王永吉奏请撤回宁远吴三桂的兵力来守卫关门,希望京城在紧急时有依靠的军队。皇帝把他的意见交下来讨论,麟征认为永吉说得对。辅臣陈演、魏德藻不同意,说“:无缘无故抛弃两百里领土,我们不能承担这个责任。”麟征为这事又写了一篇几百字的奏议,六部官员都不肯署名,只有他一个人上书直言进谏,皇帝帝没有觉悟过来。等到战火完全波及皇宫,皇帝才后悔没听麟征的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热图

热文推荐

热门排行